Menu

【短篇】赛典赤降龙记

98.咸阳王赛典赤·瞻思丁

98.咸阳王赛典赤·瞻思丁

赛典赤·瞻思丁(公元1211-1279年),一名乌马儿,原为中亚不花剌
(今乌兹别克斯坦布哈拉)人,一说是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后裔,又一说是布哈拉国王穆罕默德的后裔,花剌子模国人称之为“赛典赤”,意为贵族之意。成吉思汗西征时率部归附。太宗窝阔台汗时,任丰、净、云内三州
(今大同西北部一带)都达鲁花赤、燕京路断事官。宪宗蒙哥即位后,任燕京路总管,多惠政。蒙哥伐蜀,受命管理军饷。世祖时,擢为燕京宣抚使,拜中书平章政事,综理财政。1264年任陕西五路西蜀四川行中书省平章政事,兴办学校,修整道路。1274年任云南行省平章政事,为云南设立行省的第一任行政长官。任职期间,改革行政体制,设置郡县,加强了元王朝对云南的中央集权制统治。并注重农业生产,教民屯田播种,兴修水利,疏浚滇池,兴办儒学,建孔庙,讲经史,广设驿站,推行教化,注意协调民族关系。死后,忽必烈追封咸阳王,将他树立为地方官员管理的楷模。

昆明市中心的“忠爱”坊,就是为了纪念赛典赤

赛典赤,一名乌马儿,本名赡思丁,回人。他出生于不花剌,今乌兹别克斯坦的布哈拉,是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的后代。“赛典赤”就是“圣裔”的意思。成
吉思汗西征时,他只有十几岁。他主动率部归降,得到了的赞赏,以后就以宿卫的身份跟随成吉思汗左右。成吉思汗从来不叫他的本名,总是称他“赛典
赤”,于是“赛典赤”这个称呼也就反客为主成了人们对他的习惯尊称。史书上多称他为赛典赤赡思丁。
统治时期,赛典赤已先后辅佐过成吉思汗、、贵由和蒙哥四位蒙古大汗,到忽必烈时,可说是“五朝元老”,因此深受忽必烈的信任与器重。
1254年,忽必烈领军平定大理后,留大将兀良哈台经营大理。在这一时期,蒙古人在大理设置了近20个万户府,然而除万户以上的大元帅、都元帅等职由蒙
古人担任外,原大理王族段氏仍掌有相当部分的实际权力。忽必烈即位后,把第五子忽哥赤封为大理王,希望能通过这种方法控制住大理地区的不稳定局势。可没想
到忽哥赤到达大理后反而使局势更加复杂,不久就被自己的部下毒死了,大理形势更加动荡。在这种情况下,忽必烈决定在大理建立行省,加强中央的统治,于是他
派富有经验的老臣赛典赤瞻思丁去大理进行治理。
1274年,忽必烈把赛典赤召到近前说:“大理是朕亲自平定的,却因用人不当使远方的
人感到不安。现在我想要选择谨慎厚道的人去治理,看来朝廷上下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人了。”赛典赤临危受命,他马上开始着手对大理地区的山川地理、驿舍军屯、
夷险远近等情况进行了解,并找到对大理情况熟悉的人画出地图,献给了忽必烈。忽必烈看到地图,十分高兴,正式授命赛典赤为平章政事,在大理建立行省,拨钞
五十万缗、金宝无算。
赛典赤还没有到达大理,宗王脱忽鲁就得到了消息。脱忽鲁坐镇大理不久,是个粗人。他听信部将的谗言,以为赛典赤
到这里来是消藩夺权的,立即披挂整齐,率领士兵准备和赛典赤决一死战。赛典赤听说这件事后,就在大理境外停了下来,先派自己的儿子纳速剌丁去见脱忽鲁。纳
速剌丁对脱忽鲁表明了来意,他说:“大汗因为过去派到这里来治理的人治理无方,造成各国叛乱,所以命我的父亲到这里来安抚,整顿边境地区秩序。现在父亲在
大理境外扎营,不敢对大理的事物专断处置,希望宗王派一个人过去和父亲共同研究。”脱忽鲁听了这话,所有的顾虑都打消了,他气呼呼地对左右说:“我差点叫
你们给害了!”
第二天,脱忽鲁派自己的两名亲臣撒满和位哈乃与纳速剌丁一同来见赛典赤。因为两人没有爵位,所以不好用朝廷礼仪接待。
赛典赤就问他们:“应该用什么礼仪来见你们呢?”两人十分乖巧,回答说:“我们和纳速剌丁一同前来,视如兄弟,请就像对待自己儿子一样就可以了。”跟着两
人献上名马,对赛典赤跪拜行礼极为恭敬,旁观的人都十分惊讶。随后赛典赤设宴款待了他们,让两人用镶嵌着宝石的金制酒器饮酒。宴会后,将这些物品都给了两
人,两人大喜过望。过了一夜,酒醒后,他们来向赛典赤道谢。赛典赤对他们说:“你们两人虽然是宗王亲臣,可惜没有爵位,按规定是不能参议国事的。我想要授
予你们行省断事官的职位,遗憾的是没有见到宗王,不敢擅自做主。”于是让一个人先回去,向脱忽鲁禀报。脱忽鲁听后怎么能不高兴呢,从此以后大理政令全由赛
典赤做主。
赛典赤任职不久,大理萝盘甸的纳西族人发动了叛乱。赛典赤带兵前往征讨,面色忧郁。将帅们看到了,其中就有人问赛典赤原
因。出兵打仗主帅要是怯懦了,那可是兵家大忌。可没想到赛典赤回答说:“我并不是担心这次出征会失败,我所忧虑的是你们会毫无顾忌地使用你们手中的兵器,
去杀死那些不幸而且无辜的人。我还忧虑,等叛乱平定后,你们去抢掠平民,致使百姓无法生存,再度引起叛乱,那时我们就还得派兵征讨了。”大军开抵萝盘甸城
下,围城三天,萝盘甸叛军毫无降意。诸将请求攻城,赛典赤不同意,派遣使者进城谕降。萝盘甸城主佯装同意。三天过后,毫无动静。这可把元军将领们急坏了,
他们再次请求攻城,又被赛典赤拒绝。一些将官实在沉不住气了,擅自发起了进攻,赛典赤大怒,立刻鸣金制止,随后将擅自攻击的将领押来斥责说:“大汗命我安
抚大理,没有叫我来大肆杀戮。没有得到主将的命令就擅自进攻,论军法当诛。”经其他将领的劝说,才将这些擅自进攻的人暂时免去一死,等待攻取萝盘甸城后再
做处置。萝盘甸城主听说后,深有感触地说:“平章大人这样宽厚仁义,我要还是抗拒不投降的话,就要遭报应了。”于是出城投降。西南其他地方叛乱的少数民族
听说后也都纷纷闻风归附了。这以后,归附的少数民族酋长经常来晋见赛典赤。所献纳的物品,赛典赤全都分赏给跟随酋长而来的人,或分给贫民,丝毫不做保留。
酋长们从没见过像赛典赤这样不歧视少数民族、不搜刮财物的蒙古官吏,都非常感动。从此大理局势稳定下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地方叛
乱。
在稳定大理局势的同时,遵照忽必烈的指示,赛典赤在大理建立行省,开省置于中庆,限制住了段氏的势力。随后他开始
为大理的长治久安考虑,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首先,他实行军民分治政策。赛典赤建立起了各级政权机构,设置路、府、州、县各级政权,规定行政官由朝廷委
派,在一定范围内统一了行政权。军事上,赛典赤下令千户、万户等武职官员一律不得过问民政。在少数民族地区,为化解民族矛盾,他委任当地民族官员,安抚当
地土官,从不轻易使用武力。为了加强大理与内地的联系,赛典赤也改善了大理的交通环境,使大理与内地的关系更加紧密。经过赛典赤的努力,在大理成功地建立
起了行省,使大理重新归属到了元政府的直接统辖范围以内。
赛典赤在大理建立起行省后,先开始着手大理的经济恢复。他清查户田,整理货
币,整顿赋役,屯田垦荒,赈灾恤苦,不久就收到了明显的效果。“民以食为天”,为了能够大力发展农业生产,赛典赤十分重视水利工作。当时大理滇池地区由于
政事不通,水利无人管辖,造成水患连年成灾,百姓生活苦不堪言。赛典赤要发展农业,滇池地区就一定要得到治理。

赛典赤,一名乌马儿,本名赡思丁,回人。他出生于不花剌,今乌兹别克斯坦的布哈拉,是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的后代。赛典赤就是圣裔的意思。成
吉思汗西征时,他只有十几岁。他主动率部归降,得到了成吉思汗的赞赏,以后就以宿卫的身份跟随成吉思汗左右。成吉思汗从来不叫他的本名,总是称他赛典
赤,于是赛典赤这个称呼也就反客为主成了人们对他的习惯尊称。史书上多称他为赛典赤赡思丁。
忽必烈统治时期,赛典赤已先后辅佐过成吉思汗、窝阔台、贵由和蒙哥四位蒙古大汗,到忽必烈时,可说是五朝元老,因此深受忽必烈的信任与器重。
1254年,忽必烈领军平定大理后,留大将兀良哈台经营大理。在这一时期,蒙古人在大理设置了近20个万户府,然而除万户以上的大元帅、都元帅等职由蒙
古人担任外,原大理王族段氏仍掌有相当部分的实际权力。忽必烈即位后,把第五子忽哥赤封为大理王,希望能通过这种方法控制住大理地区的不稳定局势。可没想
到忽哥赤到达大理后反而使局势更加复杂,不久就被自己的部下毒死了,大理形势更加动荡。在这种情况下,忽必烈决定在大理建立行省,加强中央的统治,于是他
派富有经验的老臣赛典赤瞻思丁去大理进行治理。
1274年,忽必烈把赛典赤召到近前说:大理是朕亲自平定的,却因用人不当使远方的
人感到不安。现在我想要选择谨慎厚道的人去治理,看来朝廷上下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人了。赛典赤临危受命,他马上开始着手对大理地区的山川地理、驿舍军屯、
夷险远近等情况进行了解,并找到对大理情况熟悉的人画出地图,献给了忽必烈。忽必烈看到地图,十分高兴,正式授命赛典赤为平章政事,在大理建立行省,拨钞
五十万缗、金宝无算。
赛典赤还没有到达大理,宗王脱忽鲁就得到了消息。脱忽鲁坐镇大理不久,是个粗人。他听信部将的谗言,以为赛典赤
到这里来是消藩夺权的,立即披挂整齐,率领士兵准备和赛典赤决一死战。赛典赤听说这件事后,就在大理境外停了下来,先派自己的儿子纳速剌丁去见脱忽鲁。纳
速剌丁对脱忽鲁表明了来意,他说:大汗因为过去派到这里来治理的人治理无方,造成各国叛乱,所以命我的父亲到这里来安抚,整顿边境地区秩序。现在父亲在
大理境外扎营,不敢对大理的事物专断处置,希望宗王派一个人过去和父亲共同研究。脱忽鲁听了这话,所有的顾虑都打消了,他气呼呼地对左右说:我差点叫
你们给害了!
第二天,脱忽鲁派自己的两名亲臣撒满和位哈乃与纳速剌丁一同来见赛典赤。因为两人没有爵位,所以不好用朝廷礼仪接待。
赛典赤就问他们:应该用什么礼仪来见你们呢?两人十分乖巧,回答说:我们和纳速剌丁一同前来,视如兄弟,请就像对待自己儿子一样就可以了。跟着两
人献上名马,对赛典赤跪拜行礼极为恭敬,旁观的人都十分惊讶。随后赛典赤设宴款待了他们,让两人用镶嵌着宝石的金制酒器饮酒。宴会后,将这些物品都给了两
人,两人大喜过望。过了一夜,酒醒后,他们来向赛典赤道谢。赛典赤对他们说:你们两人虽然是宗王亲臣,可惜没有爵位,按规定是不能参议国事的。我想要授
予你们行省断事官的职位,遗憾的是没有见到宗王,不敢擅自做主。于是让一个人先回去,向脱忽鲁禀报。脱忽鲁听后怎么能不高兴呢,从此以后大理政令全由赛
典赤做主。
赛典赤任职不久,大理萝盘甸的纳西族人发动了叛乱。赛典赤带兵前往征讨,面色忧郁。将帅们看到了,其中就有人问赛典赤原
因。出兵打仗主帅要是怯懦了,那可是兵家大忌。可没想到赛典赤回答说:我并不是担心这次出征会失败,我所忧虑的是你们会毫无顾忌地使用你们手中的兵器,
去杀死那些不幸而且无辜的人。我还忧虑,等叛乱平定后,你们去抢掠平民,致使百姓无法生存,再度引起叛乱,那时我们就还得派兵征讨了。大军开抵萝盘甸城
下,围城三天,萝盘甸叛军毫无降意。诸将请求攻城,赛典赤不同意,派遣使者进城谕降。萝盘甸城主佯装同意。三天过后,毫无动静。这可把元军将领们急坏了,
他们再次请求攻城,又被赛典赤拒绝。一些将官实在沉不住气了,擅自发起了进攻,赛典赤大怒,立刻鸣金制止,随后将擅自攻击的将领押来斥责说:大汗命我安
抚大理,没有叫我来大肆杀戮。没有得到主将的命令就擅自进攻,论军法当诛。经其他将领的劝说,才将这些擅自进攻的人暂时免去一死,等待攻取萝盘甸城后再
做处置。萝盘甸城主听说后,深有感触地说:平章大人这样宽厚仁义,我要还是抗拒不投降的话,就要遭报应了。于是出城投降。西南其他地方叛乱的少数民族
听说后也都纷纷闻风归附了。这以后,归附的少数民族酋长经常来晋见赛典赤。所献纳的物品,赛典赤全都分赏给跟随酋长而来的人,或分给贫民,丝毫不做保留。
酋长们从没见过像赛典赤这样不歧视少数民族、不搜刮财物的蒙古官吏,都非常感动。从此大理局势稳定下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地方叛
乱。
在稳定大理局势的同时,遵照忽必烈的指示,赛典赤在大理建立行省,开省置于中庆,限制住了段氏的势力。随后他开始
为大理的长治久安考虑,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首先,他实行军民分治政策。赛典赤建立起了各级政权机构,设置路、府、州、县各级政权,规定行政官由朝廷委
派,在一定范围内统一了行政权。军事上,赛典赤下令千户、万户等武职官员一律不得过问民政。在少数民族地区,为化解民族矛盾,他委任当地民族官员,安抚当
地土官,从不轻易使用武力。为了加强大理与内地的联系,赛典赤也改善了大理的交通环境,使大理与内地的关系更加紧密。经过赛典赤的努力,在大理成功地建立
起了行省,使大理重新归属到了元政府的直接统辖范围以内。
赛典赤在大理建立起行省后,先开始着手大理的经济恢复。他清查户田,整理货
币,整顿赋役,屯田垦荒,赈灾恤苦,不久就收到了明显的效果。民以食为天,为了能够大力发展农业生产,赛典赤十分重视水利工作。当时大理滇池地区由于
政事不通,水利无人管辖,造成水患连年成灾,百姓生活苦不堪言。赛典赤要发展农业,滇池地区就一定要得到治理。

塔是一种在亚洲常见的,有着特定的形式和风格的中国传统建筑。中国现存塔2000多座。塔的种类非常多,中国本网为建筑人士带来关于“咸阳三原中王堡木塔”的详细介绍。

文/子荷

中王堡木塔,又称文峰塔、文峰木塔或木塔寺,在三原县城东南安乐乡中王堡木塔寺内,寺毁塔存。中王堡木塔建设于明万历二十二年(1594)。中王堡木塔为砖木结构,六角三层,高二十余米,六棱台基砖石砌造,基高四米;边长十三米,塔身全木质结构,四层高约二十余米,四重檐六边挑檐木构,六角攒尖塔顶,远望象一亭阁。塔内置有木梯,梯旁装有扶栏,可供登攀。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本文系彩云之南历史文化故事
系列之一

相传龙桥竣工后拆除的搭架、楦木一时别无用途,运往中王堡建造了这一木塔。当时塔下又建造了一所占地约30亩的寺院,因命名“木塔寺”。又因附会“天不满西北、地不满东南”之说,恐三原文才流失,故在东南方建“峰”以镇守,故塔成之后即名曰“文峰塔”。

赛典赤·赡思丁·乌马儿,元初优秀的穆斯林政治家,是他,使彩云之南这个“蛮夷之地”真正成为中国的一个省。

中王堡木塔全部为木质结构,共四层,六边挑檐,每边长13米,塔身高20米,塔基高4米,为砖石结构,有砖阶可登塔台。塔顶是六角攒顶,飞檐挑角,琉璃瓦复盖。内有木梯可攀上第三层。

传说元代少数民族政治家赛典赤治滇以来,屡建功绩;滇中民族团结,欣欣向荣。他将云南的政治中心从大理迁至昆明,善加经营,使昆明日渐富饶。

中王堡木塔为六角三层四檐楼阁式塔。通高约20米,砖石砌六角形塔基,底边长13米,高4米,塔身自地至顶用6根通柱底层柱色砌在墙内,施回廊承挑檐檩,不施斗拱,挑檐逐层收进,上层柱脚落在下层柱脚枋(抱头梁)上,塔身每面格子窗,各层檐角均起翘并系风铃,塔顶贺由额坊及数层抹角梁叠架而成,雷公柱落在太平梁上,为亭阁式做法,六角攒尖顶,置宝瓶式塔刹,该塔结构简明、端丽。

这一日,赛典赤理事已毕,忽觉倦意,就着案头小憩。却不料,做了一个梦,梦中有敌军在向昆明城发动进攻。

中王堡木塔为明万历三十四年(1606)所建。由当时工部尚书邑人温纯捐俸倡建。清康熙十九年(1680)重新修葺。是陕西境内保护完好的惟一木塔建筑,在省内亦属仅存。

赛典赤是一位擅长于解梦的贤者。待他悠悠醒转,心头一沉,便洗净脸、手、颈、踝等外露部位,敬拜真主,直到心中有所得。他叫来自己的长子和三子,对他们说:

文峰木塔,又称为中王堡塔,是陕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365bet亚洲 ,“纳速拉丁,忽辛,真主通过梦境给我启示,恐怕今夏昆明城将有洪水之灾。我欲修治滇池水利,以你二人之见,何人堪当此任?”

更多关于“咸阳三原中王堡木塔”等全国古塔建设规模和建筑施工企业资质,可以登入中国本网建设通进行查询。

忽辛劲装肃立一旁,微微垂首:“父亲,张显卿张劝农熟悉滇省诸事,且善经略农桑,正当此任。”

365bet亚洲 1

忽辛所说的张显卿,就是曾出使越南,对西南民情最为熟悉的巡行劝农使,名叫张立道。纳速拉丁听了兄弟之言,也道:“此人最是合适。他少时曾在宿卫军中,颇有胆识,必可担此重任。”忽辛又道:“若显卿兄治水,儿愿助一臂之力。”

关注手机本网(

赛典赤听了十分欣慰,手捋须髯,颔首微笑:“甚合我意。”便令劝农使张立道治理滇池之水,令三子忽辛协助。

那时的滇池远比今天广阔,容纳了大小河流20多条,一到雨季便水位猛涨,极易形成洪涝。赛典赤用张立道治水,正是用对了人。张立道熟悉滇池状况,知道海口不畅是滇池洪涝的根本原因,于是率领农夫在海口淸淤泄水,数月功夫,竟有小成。滇池尾闾日渐畅流,人心振奋。

然而好景不长,第二年雨季,盘龙江水猛涨,冲顶滇池之水,海口水势陡变,尚未完工的疏浚工程又遭毁坏。赛典赤大急,忙令张立道抢修堤防,却还是难以抑制洪水态势。

这天晚上,阴潦不止,风雨不歇。赛典赤在府中焦急踱步,忧闷不已。

昆明的百姓刚刚走出战乱,废农奴,置郡县,恢复经济,却遭此灾害,他作为一方父母,如何不忧!

他正耽于心事,忽闻一声惊雷,天光乍亮,便如银灯灼焰,伴着巨响,将厅门击开。
赛典赤往天上一看,心惊不已:天空中,一个庞大的飞物正张牙舞爪——那不是汉族百姓传说中的飞兽么!

只见那飞兽神情得意,正在施云布雨,不时利爪一扬,刺破天幕,便划出两道闪电,威武得令人不敢直视。

这番景象,如果旁人看了,不知要生出多少敬畏膜拜之心。赛典赤却既惊且怒,顾不得自身安危,冒雨来到门前,用左手指着飞兽,斥道:

“易卜劣斯 [注1] 的幻象,你还要作恶到何时?!”

赛典赤的袍袖被风鼓起,白须在夜色中绽开,被电光映射得神威凛凛。

飞兽胡须一动,将硕大的头颅转了过来,摆正犄角,朝着赛典赤所在的方位呼出一口浊气。顿时沙石飞扬,整个省府都似被掀了起来。赛典赤双足离地,被风卷到了空中。

赛典赤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只随风势而去。他身在半空,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四肢的活动,只觉得胃中食物上翻,胸口窒闷,腰背战栗,头晕目眩。

然而这位虔诚的老人却强忍住晕眩和疼痛,在心中默诵着:

当穹苍破裂的时候……当众星飘堕的时候……当海洋混合的时候……当坟墓被揭开的时候……

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前前后后所做的一切事情……人啊!什么东西引诱你背离了你的仁慈的主呢?

……你怎能知道,报应日是什么?……[注2]

昆明的清真寺

说来也怪,在他默诵出第一句的时候,心头被黑暗和晕痛堵住的压抑感已经略有松动;随着他的继续默诵,赛典赤渐渐觉得呼吸似乎顺畅了许多。随即,那飞旋的气流也变得略微舒缓。虽然仍在半空,他终于稳住了自己的心神。

于是,忍住了身上其余不适,赛典赤大着胆子睁开了眼睛。

天空忽明忽暗,仍在旋转不止,地上景色已杳然不见……但是气旋托着他,倒比先前平稳许多。再定睛一看,不禁吃惊——原来自己正处在那飞兽的正上方,自己身下,便是那飞物的背脊。

虽然年逾花甲,赛典赤却仍保留了练武强身的习惯。当年成吉思汗西征,他也曾在宿卫军里当职。此时他稍稍施力,雄风再现当年勇,想将身子向下沉,准备挣脱气旋,坐到飞兽身上。

那飞兽却觉察气旋有异,怎肯让他如愿,呼地将尾巴一撂,又卷起一阵飞风,夹着硕大的雨点,将赛典赤掀翻。

旋转着的天空忽然颠倒过来,直如流线飞梭,黑瀑倾泻。眼看着,赛典赤就要急坠直下。

正危急间,赛典赤觉得右手忽然握住了一柄宝剑,没有带鞘,却妥妥帖帖,贴合着他的皮肤,仿佛就是刚从他手中生长出来似的。而他的身体也不再下坠,宝剑之下,似乎自有云气,将他的四肢承托住了。

他是高贵的穆斯林,虽然身体尚无着落之处,心中却一片澄明,只这一瞬,热流上涌,眼眶湿润,轻颂了一声:“安拉啊——”

赐给赛典赤·赡思丁·乌马儿无鞘之剑的,除了无所不能的真主,还会有谁!

在这浩淼无垠的天宇中,赛典赤无处可以借力,却第一次凭空立身,站了起来。他仰首看去,飞兽在他上前方二十步之遥,还在张牙舞爪、髭须飘舞。

一股斗气从心底涌了上来。既然真主赐我宝剑,我便要用它来制住你这恶灵!

赛典赤步随心动,转眼间便又挺身上升,只一瞬便转到了飞兽身后。飞兽则将尾一摆,让开赛典赤,又将后爪掀起,要将他踢下地去。

可赛典赤得到无鞘之剑,已感应到这恶灵的动机,等的就是它这一掀。在半空之中,赛典赤凭借着宝剑云气的承托,身形一侧,让开了飞兽的利爪,趁着飞兽的力道和精神都贯注在后爪上,前身没有防备之时,忽地跃起,便如当年驭马一般,娴熟地跨坐上了它的背。

那飞兽正掀起后爪,却忽觉对方身影不见,还没反应过来,背脊上便多了一人。这一下,它如何不怒。

不等赛典赤抓稳,飞兽长啸一声,将角上挺,直直立起身来,同时全身一翻,显露狂态,顿时风雨雷电狂作,便如巨浪掀舟。

然而赛典赤无处施力,也并不施力,只在飞兽翻滚躁动之时,从他脊背轻轻飘跃起来。飞兽感觉身上一空,以为赛典赤已被掀走,长啸一声,便要翻身。然而赛典赤身形一坠,又跨回它身上。

飞兽怒极,前爪后爪交替抬起,头角也迸出雷电,振聋发聩。原来他背脊处正是施法的盲点——它可以操纵雷电,却不能裹携着雷电劈向自己啊。这一下可不得了,飞兽作法,使出浑身解数,顿时风云交汇,直欲翻天覆地,整个天宇被它搅得如海浪潮心一般。

赛典赤却舟随浪动,时起时落,飞兽竟奈何他不得。

赛典赤驭兽成功,手中的宝剑,很快抵到了飞兽的脑后。

飞兽身具灵性,感觉到神兵欺身,忽觉惊栗,生生定了下来,利爪回缩,兽角颤动。这畜生,似乎是要求饶了。

黑沉沉的云窝中,赛典赤手持无鞘之剑,却在犹豫。

他自然听闻汉族百姓对这飞兽的崇尚,如果在平日见了它这图腾,自然也退避以敬。然而此时亲眼所见,这恶灵乃是滇池水盛涨的元凶,真主的宝剑怎么能放过它。

但是,赛典赤自幼敦厚崇礼,最是宽厚仁慈。尽管这恶兽在穆斯林看来有如撒旦,他却并不确定,真主赐他宝剑,真的是要让他斩杀此物?……倘若曲解了神意,会不会玷污圣物?

正难决断之间,仿佛是从自己心底流淌出来的声音,恳切地呼唤着他:

——乌马儿啊!水可为患,亦可丰田。

乌马儿啊!营向善之所,可行上善之水。

乌马儿啊!遵从你仁慈的内心吧!去拯救昆明城的黎民百姓吧!

霎时间,赛典赤主意已定。他默祷着,向真主敬谢,向真主颂礼。

“易卜劣斯的幻象,穆斯林诅咒你!但既然汉人同胞称你为龙,你便去遵行真主的旨意,成为一条真正的龙吧!”

他稳稳妥妥立在云中,赞颂真主。只见宝剑随着他的念诵声变薄变宽,逐渐伸展,轻盈得如同一片祥云。祥云驱散了乌云,将天空重新溶洗一净。

那飞兽被宝剑光芒镇住,敛了戾气,先前的狂风骤雨忽而化作清风柔雨,飞兽也褪去狰狞的电鳞,露出了本来面目——它通体黑亮,竟是一条黑龙。

黑龙驮着赛典赤,乖觉地在昆明上空盘旋,随即张开大口,吞吸盛涨的滇池水。

天已经晴了,明月重又现出。滇池水练吸入半空,刚开始还有些浊气,后来逐渐变得晶莹剔透,在月光的映射下,如同一条长虹。

黑龙吞吸了足够的水,直到滇池恢复正常水位,便收了法,将赛典赤送至府衙,毕恭毕敬躬身行礼,随即再次腾跃而起,往昆明西北而去,遁入深潭……

……赛典赤在床头恍惚睁眼,一梦方觉,冷汗涔涔。他是一位贤者,只觉梦见了异端,甚是不详,有碍真主的尊严,忙起身沐浴,换了干净的衣物,虔诚早祷。仪式毕,心情渐渐平静。

甫一推门,阳光灼眼。从官欢喜满面地迎上前来:“平章大人!好消息,水退了!水退了!”

赛典赤见天已放晴,心头顿时敞亮,欣喜间再问,下人将水况一一禀明。原来就在昨夜,水退了。算起来,正是赛典赤征服黑龙的时候。

年逾花甲的老人,竟在梦里降服了一条黑龙!

然而故事还没有结束。后来,赛典赤反复温习真主在梦中给他的启示,尤其是“水可为患,亦可丰田”一句,咀嚼沉吟,忽有所得。

水害与水利,本是太极两仪,相生相化,浑为一体。而水为上善,皆因其性柔而中,化散无色,无骨而有势,无形而有神。行水之道,最贵“向善”。真主所启示的“营向善之所,可行上善之水”,正是如此!

赛典赤忽然想起,梦中的黑龙,是奔西北方向而去的,忙令人查视踏勘。后来,果然在昆明城北郊、盘龙江上游寻得一处水眼。

他这一番思度,已经悟出治水的道理,需要依势、倚势、为势。联想到盘龙江、滇池乃是一体,须上下游兼理,蓄泻相辅,全盘筹划方得其功,于是,赛典赤下令在盘龙江上游修建松华坝,又自松华坝莲峰山麓凿开一河,名金汁河;并分盘龙江水入金汁河。另外,又修宝象、马料、海源、银汁,合为六河。滇池海口,则进一步淸淤疏浚,以备完工。这样一来,上游“蓄”,中游“减”,下游“泄”,不仅洪峰威胁减小,河流灌溉渠网也同步形成。

这一番工程,才算使昆明水系大治,三年之后,丰饶已极,鱼虾成群,货殖运通。

赛典赤治水,上秉神意,下怀仁心,虽淸淤建坝,却顺应滇池流域自然生态,遏制水的戾气,归化水的善行,因而泽被苍生,千古流芳。

据传,赛典赤去世前,曾以真主启示相嘱:

“七百年间,昆明城再无水患矣。淌后世不幸,再遇旱潦,须再营向善之所,行水之善。”

1958年,人民政府兴建了松华坝水库,并于1988年至1995年进行加固扩建,使其成为昆明主城供水饮水的重要水源。这一重要工程,与赛典赤所嘱行水之善意相合。

而“龙”这个意象,也随着赛典赤的经营,在民族融合的进程中,渐渐被穆斯林所接受。至今,在昆明、大理的清真寺仍有回民使用龙牌参与祈雨的传说。如果您不信,还可以在博物馆里,找到货真价实的阿拉伯文龙牌。

[注1]易卜劣斯,伊斯兰教指出的魔鬼名。阿拉伯语音译,原意为“邪恶者”。

[注2]《古兰经》第八十二章“破裂”

【本故事是在真实史料基础上撰写的原创故事,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图片来自网络,涉版权问题,请联系作者】

(荒冢之役—另一篇)最后的怪兽

(明焰之役)缪斯的情人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