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苦大仇深的马来人



图片 1

看了这部片子,觉得孩子们很可爱,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觉得老师没有任何的问题。方枪枪也没有那么多的苦大仇深。
给小红花我一直觉得和给糖一样,是训练孩子一种很好的工具,并且我觉得评判标准都还很公正。
1.饭前洗手,饭后漱口。2.自己穿衣服。3.不准欺负其他小朋友 4.
不准造谣,吓唬小朋友。。这些生活习惯的调教不是很正确吗??
也许是我的三观与众不同吧,我觉得李老师可能看起来凶一点,但是和其他老师一样在幼儿园里面陪孩子们唱歌做游戏,擦手擦屁股。
方枪枪欺负小朋友,说脏话,作为一个正常孩子没有自理能力,如果改正了就有小红花了。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难道说这部片子还想讽刺对方枪枪的不公平??束缚孩子天性?拜托,笑死人了。

没觉得该片能承受起8.6分的高分。但题材偏偏讨了苦大仇深的中国人的巧,便能从豆瓣赢得了无数好评。

图片 2

据网曝,白百何“出轨”事件后,似乎没受什么影响,活动接二连三,心情大好。

图片 3

作为一部纪实片,方枪枪被孤立也好,小朋友也好我都觉得很正常。方枪枪这种行为,就算在美国也是不合群。当然没有说一定要和群,为什么其他小朋友一定要和他玩?试问一下,在国内外学校里,你身边如果有同学欺负他人,散布谣言,品行不端,你觉得你会和他玩?当然这种勇气我没有。
这部片子,方枪枪作为孩子,没有恶意,但是有“恶习”。
现实一点,如果这样小朋友不改正,将来怎么办,社会更复杂,现在小孩子是没有动机的,社会上一点的奇形怪状,更是可怕。
并且我本人不喜欢这样的行为,我就是觉得小孩子应该有良好的生活习惯。并且我没有觉得吃饭不洗手是对的。当然也有人欣赏其他的生活习惯。

类似本片批判社会和政府黑暗面的电影不少,但看来多少令人遗憾的地方,在于此类电影多仅仅表达了民众单方面的诉求,却少了政府的诉求。如果民众和政府是对立的双方,现实应该是两方面相互摩擦和相互妥协的结果,现状并非绝对的黑暗,亦非完全的光明,更多的是一种无奈的妥协。人民得到的不是理想的公平,也并非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政府不是没有革新的愿望,而革新的意愿被有权阶级的劣根性中和,久而久之到达的动态平衡。这种平衡才令人绝望,因为固若坚冰,难以打破。绝大多数电影无法描绘出精英阶级的挣扎,而只发泄民众单方面的诉求,因此很难真正意义上引导人们理性且精细地思考,所以我很难承认这些影片深刻。最终这些片也只能煽起人们感性上简单粗暴的“绝望”。而本片很不幸的属于滥觞之一。例如,本片多次强调“总统不会道歉”,意图说明政府是冷漠、不近人情的,这就是一种很感性的论调。“为什么总统连简单的道歉都做不到?”若站在总统的角度考虑,不道歉肯定是有苦衷的。电影如果进一步剖析“总统的苦衷是什么”之类的问题,引导人们思考这些问题,进而提出解决有权阶级和普通民众之间互相不理解的对策,这个社会或许能增添更多的暖意。若要兼顾电影的娱乐性,不要过多的说教。那导演不剖析“其中总统的苦衷”也好,但至少影片要反映出来吧!导演想反映的就是政府和劳动阶级的矛盾,为何二分之一的主角——政府却不发声呢!那又谈什么深刻呢?连客观都算不上吧!

图片 4

图片 5

最主要一点。我真觉得三观有问题。评论里一溜的方枪枪真可爱,你们的三观呢?如果是自己孩子当然可爱,人家孩子这样子呢???能不能不要这么不讲理?真可怕~

第二点我觉得欠佳之处,在于故事夸张,而矛盾突出得并不尖锐。为了取得戏剧化的效果,夸张剧情激化矛盾可以让观众看得更过瘾,但感染力是不及平铺直叙的现实主义风格的。我不明白为何朴鲁圭的儿子要用如此极端的方式找回自己的尊严。社会从来都分有阶级,人人生来就有差别,绝对公平是不能做到的。社会的责任不是保证人人收入一样,保证人人拥有一样的权利。社会该保证给你提供向上的通道。既然朴鲁圭的儿子是个技术帝,若用于正道,最终会受到他人尊重,也能为家族挣得荣光,那又何苦做一名恐怖分子,争取一句毫无实际意义的道歉呢?总统即便向你道歉了,整个社会体制就因此而改变了吗?从此就不会出现朴鲁圭第二、朴鲁圭第三了吗?编剧应该加强“为何朴鲁圭的儿子一定要求总统道歉”,是其他的途径已经不能走了吗?是非得走极端路线才能维护普通人尊严了吗?这些点都很弱,经不起推敲。

同蒋雯丽一起参加活动,满面笑容如三月桃花,大家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她的开心。

  

总之,批判政府总显得快意,却只是一时的意淫。导演貌似“深刻批判”,实则是在宣泄感情;想毁灭什么给你看,但又没什么建设性。有些网民采用多重标准评价政府的言论屡见不鲜。其实就是政府干什么都不对,管是不对的,不管也是不对的,管多管少都是不对。中国人自古就是感情动物,逻辑思维能力差。精辟的论证分析未必有多少人欣赏,煽情的电影、文学作品总特别容易被接受。

图片 6

图片 7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utunm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捉妖记2》不换角,白百何戏份照旧。

  深深一个鞠躬,王利发送走了裕泰茶馆最后一个客人常四爷。黯然回头的他一张张捡起洒落在桌面上的纸钱,一丝苦笑之后扬手将它撒了出去。似乎是有些犹豫,却又在最后一刻下了狠心,他一把抓起搭在椅背上的腰带,踉踉跄跄地走出了观众的视线……

图片 8

  这是梁冠华在《茶馆》舞台上的最后一个背影,无以言说的悲凉感,让人透不过气。这就是梁版王利发的力量。

出席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年度盛典,为范冰冰获奖的角色《我不是潘金莲》中饰演的李金莲颁奖。让白百何颁这个奖,也是给她机会告诉大家:她不是潘金莲,她被冤枉了!

  12日晚,《茶馆》在琴台大剧院排演,于后台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的梁冠华,一字一句倾吐他演王利发的感悟,他甚至坦言,即便观众心痛难平,做主演的他未必会回回心痛,“做演员你就得‘出戏’,谁要说他每回演王利发都心痛,谁就是装蒜!”

图片 9

  重排经典《茶馆》

之前传闻因“出轨”风波准备下架的《外科风云》并未下架,而是准时播出。

  演好胖版“王掌柜”光苦大仇深可不行

……………

  “除了女人和王利发,我都能演!”可梁冠华没想到,1999年林兆华重排《茶馆》,他偏偏就演了裕泰茶馆的掌柜,而那时观众对他的印象,只有“贫嘴张大民”。

看着这样的新闻,感觉某些人似乎有些失望一样,好像剧情没有按照他们设定的情节走下去,而且结局居然不是悲剧!

  记者(记):听说,您当时考人艺是因为那里是出《丹心谱》、《茶馆》的地儿?

我就觉得,这些明明是很正常的工作与生活,却因为曾经的“出轨”风波或最终被迫公开的离婚事实,当事人就该苦大仇深,哀哀怨怨,甚至闭门思过,没脸见人才正常一样。一会说风波事件后白百合不受影响,心情大好,一会说陈羽凡又与谁谁谁玩开心了……

  梁冠华(梁):嗨!别听那瞎白活。知道《茶馆》,但印象不深。我还记得,第一次看这戏是用家里那台9寸黑白电视看的,当时的感觉就是,演员表拉那么长,这戏的演员怎么那么多!后来再看,隐隐约约觉得,这跟当时那些伤痕话剧不同,哪儿能深想啊!真正对这戏有印象,是到了人艺之后,看老先生们演才能体会。

我就不明白,难道人家离婚,就是伤风败俗?还是离婚后就该打入十八层地狱不准工作不准生活不准交友?更不准心情愉悦?

  记:那肯定也没想到能演王利发?

这些人一开始就明显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然后幸灾乐祸的等着人家的坏消息,哈哈,白百何出轨了,陈羽凡被戴绿帽子了,后面又有好戏看了……某些人一看这些扯眼球的新闻,根本不分析不思考,随着大众思维一哄而上,百分之百认定是真实的,而且他们内心也希望是真实的,然后就可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开始吧啦吧啦展开对当事人的审判。

  梁:从没想过我会演这个。当学员的时候,演《茶馆》比登天还难,首先这剧组得缺人,走一个才能来一个!二是《茶馆》有出国任务,那时候政审严。加上资历不够,哪怕是想在这戏里扮个学生都不可能!所以我说,现在年轻孩子们很幸福,《茶馆》这个戏进得太容易了!

至少,我一看这新闻,我不太相信是“真出轨”,虽然有所谓的“有图有真相”。我第一反应是两种可能:要么是团队炒作,要么是白百何与陈羽凡早离婚了,只是当事人诸多原因不愿公开罢了。因为看看事实图片就知道,白百何与亲密对象又搂又抱是在他们团队那么人面前,当时又不是拍戏,如果她没有离婚,作为明星名人,怎么样也会有所顾忌,怎么可能在公众面前如此玩亲密?

  记:毕竟有于是之的版本在前,定了您演王利发时,心里会不会害怕?

事实证明:白百何就是白百何,绝对独立女性的代表,不仅生活独立、经济独立,最重要的是人格独立,有自己的思想,敢于面对自己的选择,敢于对自己负责,于是越来越坚强,越来越强大……我离婚,是我自己的事,我就是不公开又何妨?(如果不是陈羽凡为她洗冤公开离婚实情,估计她打死也不说!)我恋爱我拍拖,你们爱怎么操心怎么操心去,我又管不了你们那么多!

  梁:(诚恳地)会!于是之的版本给观众的印象太深刻了。新版《茶馆》刚建组时,我想的是,“除了女人和王利发,我什么角色都能演”,最后偏偏定了这个。

所以,你们制造的风波,关我白百何什么事?岁月漫长,不忘初心,善爱为本,我为什么要按照你们的套路悲悲戚戚?为什么不心情大好?

  记:林导怎么说服您的?

图片 10

  梁:他说我的表演有幽默感,因为于是之的版本是强调这个人特别苦,苦大仇深。但他问我,“一个茶馆,风雨飘摇六十年不倒,光凭着苦大仇深,怎么可能支撑下去?”我一想也对,这个掌柜必须有乐观的心态,不管外界怎么着,都得乐乐呵呵的,抱着希望。然后,就是这么一个人,都活不下去了,这才是真正能让人感受的悲剧!这一来,我就吃了定心丸了。

  品味悲凉《茶馆》

  轻松当然好但经典更能让人思考

  《茶馆》的悲剧力量令人震撼,而梁冠华说,哪怕是在现在,《茶馆》也有深刻的现实意义,这就是老舍的功力。

  记:您作为演员,会不会每每演到最后,自己也特别为王利发心痛?

  梁:(思索片刻,笑)每次都心痛那受不了。演员不能那样,我看到有明星说演完一部戏,半年都出不来。我只能说,要么是他装蒜,要么他根本不是演员!演一个角色都出不来,那你演一穷人还演不了富人了?不能这样!我不会场场都心痛,但每一场都会有思考。这个人物传达了太多人生信息,“做了一辈子好人,跟谁都鞠躬请安,到头来怎么样?”这不仅让观众思考,也让我思考。老舍先生是个伟大的作家,你仔细想想幕间这些人的对话和命运,都是很现实的。包括大家最近聊的《悲惨世界》,不管时代怎么变,这些经典常常记录着人类共同的感受。

  记:如此沉重的主题,观众可能无法带着轻松的心情离开剧院。

  梁:太深的我说不出来,可我觉得老看轻松的,经典的东西都不看的话,那这个民族文化水准肯定是越来越低。轻松当然应该有,但思考的东西也应该有。

  记:可很多人愿意来看《茶馆》,更多是为了您、濮存昕、冯远征这样的明星。

  梁:(叹口气)这是一种无奈,老版《茶馆》刚出来时,就于是之老师演过《青春之歌》,其他人都没什么名气,但是这出戏就成了经典,那得是什么样的功夫和造诣?我也不希望观众为了看明星而来,但没办法,所以说这是戏剧的悲哀。

  看向《茶馆》之外

  没有了元芳“狄仁杰”准备改当“游击队长”

  《茶馆》里,梁冠华、濮存昕、杨立新组成“铁三角”。《茶馆》外,梁冠华、张子健和导演钱雁秋,也因为《神探狄仁杰》成了“铁三角”。但现在,“铁三角”散了伙,独留一句“元芳,你怎么看?”

  记:去年到现在,因为“元芳,你怎么看?”,狄仁杰又火了一把,对这个您怎么看?

  梁:我真没觉得他是通过这种方式火的,只是个辅助吧。再说这句话,戏里头根本就没有!这个戏在这之前,尤其是前三部,已经很火了。这种“走红”,可能只是让之前没关注过的人,重新关注而已。

  记:可没多久就听说您跟钱雁秋、张子健散伙了,那狄仁杰还会有吗?

  梁:(有些尴尬)当然有可能有,要看剧本、作者。

  记:都说你们是“铁三角”,钱导之前也透露过,您离开是因为有分歧,但您好像都没回应过?

  梁:分歧?我是没觉得。只是因为他现在拍不了(我想要拍的戏),我在他那儿演又不是太合适,不适合就去别的地方呗。从来也没有说,拍什么戏一定要这几个人在一起。

  记:签了新的经纪公司,您会有新形象展现在观众面前吗?

  梁:有,马上有部以抗日故事为主打的《猎狼人》,我演一个游击队长,比较另类。(跟葛二蛋一样?)哈哈,那肯定不一样!明年初会有一个类似《张大民的幸福生活》续集的本子,也是讲底层老百姓故事的。(会跟朱媛媛合作吗?)我希望能跟她再续前缘!

  记:看到您微博上热干面的图片了,网友都说不让您这么吃了,说您不怕得高血压!

  梁:(发愁)一个热干面都不让我吃,那我就饿死了!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