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科学达人答“分答”



121. 俺答封贡

121. 俺答封贡

明代蒙古俺答汗与明朝罢兵和好的事件。俺答汗(公元1507—1582年),是明代蒙古右翼土默特部万户首领。其部住牧在丰州滩(今内蒙呼和浩特)一带。明嘉靖初年崭露头角,势力日强,控制蒙古右翼地区,将察哈尔宗主汗迫往辽东。1550年兵临北京城下,胁求通贡,史称“庚戌之变”。次年明朝迫于俺答威势,开马市于宣府、大同等地,旋因闭市而战事又开。1570年以俺答之孙把汉那吉降,明山西宣大总督王崇古献安边之策,奏请朝廷,厚待把汉那吉。大学士高拱、张居正支持这一建议,诏授把汉指挥使。俺答妻深恐明朝杀其孙,日夜责备俺答。俺答亦悔,拥10万众抵明边,索要把汉那吉。明蒙开始和谈,俺答遣使来朝,请封为王,并请互市。次年,明朝封俺答为顺义王,议定通贡互市条款,先后于大同、宣府、延绥、宁夏、甘肃等近边地区开设马市11处,互市贸易。开始了明蒙数十年和平友好的局面,有力促进了汉蒙经济、文化的发展。清人认为惠及后世200多年。

《落水狗》是昆汀-塔伦提诺的处女作,于1992年上映。一如昆汀大部分的作品,《落水狗》在美国上映的反应平平,但在欧洲却受到广大的欢迎。尽管是处女作,但昆汀在《落水狗》所展现的个人风格非常鲜明,超现实般的剪辑手法、黑色喜剧式的幽默、直接冷血的暴力,以及看似无厘头却趣味横生的连续对话。

不回答显得很无知

图片 1

科学达人答“分答”

 

答错了觉得很丢脸

你的问题,我答,还是不答?

图片 2

《落水狗》由昆汀-塔伦提诺自编自导,剧情非常简单,一对黑社会父子策划了一场钻石抢劫案,找了6个有案底的人来具体执行,然而在六个人当中有一个是卧底警察,因此在犯案时遭到警方的伏击、发生激烈的枪战,抢匪中的2人当场死亡,其余的人各自逃脱后,先后来到一个事先约定的碰头地点。其中一个人在逃跑过程中挟持了一位警察,几个人试图从这个警察口中逼问出内奸的身份,却在拷问过程中引发内讧,最后互相开枪射击,幸存的1、2人则被冲进来攻坚的警察给开枪打死。

-小孩子发热都是因为什么感染?

说实话,着实让我有些纠结。不答,可能你觉得对你不够尊重。答,我此刻没有心情,也不想解释。近来北京阴雨连绵,心情似乎也有点阴沉。

■本报记者 胡珉琦

 

第一反应

你问,我们之间还有爱么?一个难于回答的问题。你直接了当告诉我了,那是你的答案,不是我的。我说我有,依然还是从前那个样子,恐怕你难以相信。因为从你那感觉到的,确实和以前不一样了。

◎北京天文馆馆长朱进:显然,如果用户想要获取有深度的专业性的知识,1分钟的时间根本不可能传达什么,还得靠自己踏踏实实的阅读积累,没必要上这样的平台。

这样的故事剧情,如果是由《11罗汉》的导演史蒂文
索达伯格来执导,影片的重点应该会放在抢案的策划与执行过程上,以智力机巧为影片的重点。如果是由《纽约黑帮》的导演马丁-斯科西斯来执导,影片的重点应该会放在几个人物的舔血生涯上,并以杀手挽歌式的悲壮阴冷来描绘黑社会终局。如果是由《英雄本色》的导演吴宇森来执导,影片的重点应该会放在几个抢匪之间的兄弟情谊、以及枪战过程的暴力美上头。如果是由《教父》的导演佛朗西斯-科波拉来执导,影片的重点应该会放在黑社会老大的深刻心境上,并浓墨重彩地刻画一个黑社会帝国的兴衰。如果是由《穆赫兰大道》的导演大卫-林奇来执导,影片的重点估计会被放在人物扭曲狂躁的内心情感上,影片中的钻石、枪战都会散发阴郁的冷色光,用来作为这种情感的种种象征。

呼吸道感染

从前只有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每天腻在一块,好像有无穷无尽的热情,两个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顾忌其他任何人,我们可以任性,可以疯狂,因为发生什么都只与两个人相关,不会影响第三个人。还因为我们谁也没给谁承诺,不需要承担责任,只问自己的内心就好了。那个时候,大多数时间是轻松愉快的,我们可以专心的欣赏彼此,享受生活。

◎中山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研究院院长李淼:人们需不需要为知识买单,取决于它是否是真正有价值的内容。而就知识本身而言,也分为不同种类,用娱乐化的方式分享短、平、快的知识可能更适合这类平台的,也符合互联网时代信息碎片化的特征。

 

尿路感染

当两个人决定在一起并给对方承诺之后,一纸婚书,慢慢让我们开始兑现生活:我嫁了一家子,你娶了一家子。你我肩上挑起了照顾两家人的责任,后来又有了小家伙,身上从此不再轻飘飘,锅碗瓢盆,柴米油盐恢复了生活本来的质感,周围的一切挑起放下都有了重量,有时会觉得沉、有点累,对么?我也一样。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张双南:虽然很多提问是以前作科普报告的时候经常遇到的,还是有不少提问是以前没有怎么思考过甚至没有听说过。虽然玩“分答”纯粹从收入和投入看是得不偿失的,但我在思想上的收获非常大。

不过昆汀-塔伦提诺不是那些导演,他把那些导演的重点都扔到一边去,讲述一个只属于昆汀的故事。首先,在故事一开头时,所有人就都出现,一同坐在餐厅里吃早餐。这些人讲了一大段扯淡式的对话,重点其实只是要带出这几个人的名字,除了黑社会父子外,其他六个人的名字正好是六种颜色。所有人用完餐、浩浩荡荡地从餐厅出发,之后就接到第二幕–行动失败,成员依次逃到事先约定的仓库。抢劫事件的开头和结尾被放在了影片的前头,之后就看要如何带出事件策划的过程、抢劫实施的过程、以及抢劫事件失败的后续行动。昆汀在这部分用了两种手法来说故事,一种是人物之间的对话,一种是独立片段的插播。有别于一开头所有成员齐聚一堂,在后续的剧情中,人物是一个一个地来到碰头地点,而相关的事实则是被一个一个人物增添进来。

但是没敢讲出来

从此以后,我所有的精力和感情要被分散到除你以外不同的地方:父母渐渐老了,体弱多病;孩子还小,需要照顾;工作压力越来越大,需要应对;自己身体出了状况,精力不济,我需要自己解决…

◎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研究员仇子龙:它一定程度上可以起到科普的作用。有多位分答用户还无法分清自闭症与抑郁症的区别,如果考虑到更多偷听的用户,再多解释都是有必要的。

 

默默不语

当然,你也一样,你需要面对的,也许更多,只不过你不说,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而已。

5月以来,互联网最火的生意跟“知识”有关,果壳推出了一款知识销售产品——分答。事实上,无论是紧接着诞生的“知乎Live”,还是去年就上线的“在行”,无一不是在探索知识共享与商业价值之间的紧密衔接。作为知识生产的重要力量,科学达人“玩”得不亦乐乎。

首先抵达仓库的两个人开始扯淡,带出了几个人去抢劫、过程中发生枪战、一名成员被杀死的事实,并插播了一段关于两人之一的过往片段,里面解释了黑社会召集这次行动、要在大白天里的几分钟内抢劫一批钻石。第三个成员抵达时,带出了黑社会父子要求大家以颜色代号相称此一安排,并带出了有内奸的事实,此间插播了第三人如何与警方发生枪战、如何顺利逃出来,算是对此次抢劫行动的一个交代。第四个成员抵达时,带来了成员之间的嫌隙,并带来一名警察,为找出内奸开出道路。此间插播了第四个成员的回顾,显示此人与黑社会父子有深厚的情谊,还是个喜欢用剃刀伤人的人。紧接着黑社会父子中的儿子抵达了,带走其中两个成员去将外头的汽车处理掉,目的是为昆汀腾出暴力美学的展示空间,并带出内奸的真实身份。此间插播了内奸加入行动的缘由和过程。黑社会儿子和两名成员回来,发现第四名成员被另一名成员给打死,黑社会儿子将警察打死,并怀疑另一名成员就是内奸。在这两段中,昆汀特有的连续射击上演,人物每次开枪必然是打个一梭子弹才罢手。终于,黑社会父亲来了,带来最终一名成员已经死亡的消息,并指出杀死第四名成员的就是内奸,结果另一名成员不同意,与两父子互相对射,父子双亡,该成员重伤。最后,内奸承认自己是内奸,重伤成员准备对他开枪时,警察攻入、一声喝令、以及一梭子弹。

-小孩子发热主要是因为

总之,过去穿行在云端、神仙一样的日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每天按部就班、生活的琐碎。

6月初的一天,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张双南,自称是一位普通的科学工作者,居然和章子怡、佟大为、李银河这些明星网红们同时出现在了一个新型互联网产品的名人榜上。用他自己的话说简直就是“史无前例”!这款产品正是果壳新近推出的知识销售平台——分答。

 

-呼吸系统和泌尿系统感染

是什么让现在的我们对彼此失去了耐心?你嫌我饭后总是锅碗瓢盆乱作一团,堆在洗碗池里,不马上清洗,看着让人心烦;我埋怨你每次洗脸刷牙的时候,龙头总也不关,白白放走那么多水,浪费;你嫌我每次出门时总是磨磨蹭蹭,不是丢这个就是落那个,我烦你为什么每次总是喜欢小题大做,宽人严己,好像我是你的仇人…

分答之所以能够迅速引爆话题,玩法很重要。

影片没有对行动的事前规划做描述、也没演出抢案的实施过程、黑社会老大是什么背景没提到、几个成员的背景历程也没提到,别说兄弟情谊,这几个人根本都不怎么认识彼此。看似空洞的剧情,却能被昆汀-塔伦提诺制作成一部趣味的电影。打乱顺序的剪辑方式、无厘头的对话、以及暴力是昆汀-塔伦提诺的主要特色,在昆汀的作品中很容易发现幽默、解气的趣味,但却绝难找到纠葛的情感、内心的挣扎、人世的悲凉、家族的兴衰。而昆汀作品中的人物,一般的表现方式就是骂骂咧咧地怒斥、絮絮叨叨地说事、或是兴高采烈地讲笑话,很少有人物会沉思,一切都在面上,没有内心戏的演绎。原本,直接且浮面的剧情、对话,会让作品显得低级没水平,但昆汀却透过带有创意的剪辑方式,让影片呈现另类且鬼才般的效果。原本,散乱的剪辑方式很容易让观众迷失掉,但昆汀却能用大量无厘头却逗趣的对话,来衔接片段中的内容,并让整部影片保持一种相同的氛围与行进节奏。因此,尽管昆汀-塔伦提诺的作品在美国常是毁誉参半,但在注重表现手法、感觉意念的欧洲,始终有大批忠实的拥护者。

有时候 答案就在嘴边

你不问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这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持续了多久,也无从考证。每天满脑子工作、同事、孩子、父母、姐妹以及所有这些如何平衡把握,焦头烂额。很多时候,唯独你,没有出现在我的日程上、我的脑海中。

参与分答的用户涉及三方:提问方、回答方和偷听方。提问方选择回答方,并支付回答方设定的费用,并以书面文字的形式提问。回答方接到问题后,必须以不超过60秒的口头音频形式回复。如果48小时内不答复,系统自动把钱退给提问方。最有意思的设计是第三方的
“1元偷偷听”。偷听方如果想“偷偷听”,需要支付1元,提问方和回答方各得一半。最后,平台会从提问双方的所有收入中提取10%作为服务费。

只是自尊心在作祟

但是,亲爱的,请相信我:有些事不做,不代表没有牵挂;有些话不说,不代表心里没有。

抱着对新鲜事物好奇的心态,张双南在刚接触该平台时还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社会学实验”,实验的主要目标是想了解提问的次数和价格的关系。于是,他制定了实验方案:价格在1-100元之间由程序按照均匀分布随机给出,每天更新一次。

要是可以无所畏惧 畅所欲言

日子久了,周围牵扯我们精力的东西太多,细枝末节消耗了我们太多的热情,以至于我们彼此都不再关心对方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了。

尽管样本不大,但他统计后发现,虽然30元以上仍然有人提问,甚至90元以上也有人提问,但是大部分提问都是在20元以下的价格,而且主要集中在10元左右,在10元左右提问的次数和价格没有明显的关联。

那我的“毛” 一定是大写的“毛”

如果现在处于混沌状态,或者说你我都处于审美疲劳期,不妨就顺其自然吧。日子虽然平淡,好在我们心中依然有爱。鸡毛蒜皮年年有、月月有、日日有,谁让我们今生误打误撞拴在了一起?不管前世是不是冤家,今生选择携手同行,还是抬头往前看吧,路在脚下,明天依然会向前延伸,时间会证明一切。

因此,他得到的结论是:当价格在10元左右的时候,提问者想问就问,基本上不会考虑钱的区别。到了20元以上,提问者就比较慎重了。而1元的价格实在太低,因此深更半夜也是提问爆棚。

现在 只是鸡“毛”蒜皮的 小“毛”

不过你问的这个问题倒是提醒了我:自从孩子出生以后,我们好像就自然分居了。如今,他已经上三年级了。嗯,一直以来,你好像对这件事挺淡定的。

他说,实验的另外一个目标是想了解偷听的次数和提问的价格是否有关联情况。有意思的是,从实验结果上,偷听者完全不会关注提问的价格。

此致相同经历的医学生

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目前,张双南的收听人数为2360人,共回答了277个问题。

共勉

(本来想控诉,不知不觉演变成了反省)

1月有余,该平台上像张双南这样的科学达人已经增长到了50多位,如果算上医疗和心理咨询领域,跟科学相关的专业人士俨然成为分答的一股主要力量之一。尽管,他们的定价不高,回答也不可能像明星那样引爆热点。

后记:

“启发”与“好玩”最重要

又下雨了,忍不住拿起了手机,微信给他:

一款现象级产品的出现,往往引来关于该模式可持续性的讨论。有业内人士直言,分答本质上依靠的是娱乐文化和粉丝经济,主要是满足用户的窥私欲和追星效应,一旦名人、大V热情冷却,产品也将失去最重要的支撑。从这个角度看,所谓的知识分享其重点并不在知识。

问:“今天中午怎么吃?”

经张双南亲测,向名人、大V提问,价格从3000到500元不等,但却从来没有被选中过,于是他只好自嘲,可能是自己的提问太过正经,不够有爆点。

答:“大家一块吃”

而他总结的收到用户提问次数由多及少的类别依次为:穿越、外星人和UFO、鬼神和宗教、教育、黑洞和引力波、诗歌和美学。有人半捣乱式提问“听说引力不真存在”,张双南也只得霸气回应“那你咋不上天呢”。

(拍了一张午餐照片)

平台上另一科学达人、中山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研究院院长李淼收到的提问更是五花八门。当然,由于“淼叔”平时就涉猎颇广,喜欢用理科思维思考和解释社会问题,职场、情感问题也难不倒他。

问:“条件可有点艰苦呵”

他也承认,相较于知识传播,分答平台的娱乐功能更为突出。而就知识本身而言,也分为不同种类,用娱乐化的方式分享短、平、快的知识可能更适合这类平台的,也符合互联网时代信息碎片化的特征。

答:“还行吧”

“显然,如果用户想要获取有深度的专业性的知识,1分钟的时间根本不可能传达什么,还得靠自己踏踏实实的阅读积累,没必要上这样的平台。”北京天文馆馆长朱进说,分答的价值还是在于用一种很有意思的方式相互启发,“用户提出在平时的阅读、搜索中无法得到的答案,也促使回答者思考平时不曾思考过的问题。至于是不是知识,并不那么重要。”

“虽然很多提问是以前作科普报告的时候经常遇到的,还是有不少提问是以前没有怎么思考过甚至没有听说过。”张双南也坦言,“虽然玩‘分答’纯粹从收入和投入看是得不偿失的,但我在思想上的收获非常大。”

几天前,他就因为一个分答用户的“无厘头”提问在朋友圈公开征集答案——为什么南方楼房的窗户向外开,而北方的窗户向里开?尽管问题本身与他的专业无关,但却引起了同样充满好奇心的一帮科学家的踊跃思考。

事实上,相较于其他圈子,分答的科学圈还是相对严肃的。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研究员仇子龙就认为,它一定程度上可以起到科普的作用。作为分子神经生物学家,仇子龙几年来的研究重点是自闭症,他发现,有多位分答用户还无法分清自闭症与抑郁症的区别,如果考虑到更多偷听的用户,再多解释都是有必要的。

再比如,有用户提出“黑洞合并瞬间两黑洞视界交界处的引力合力可能被中和。问引力中和的地方,被黑洞村掉的物质有机会逃逸吗”,就被张双南评价为非常专业又有趣的问题,偷听热度自然也比较高。

此外,由于提问者中不能区分科学和哲学、宗教以及伪科学的比例相当大,不理解科学方法和科学精神的比例也极大。因此,科学家在回答很多问题的时候都会特别强调什么是科学以及科学方法和科学精神。

这些回答如果通过用户自行搜索的方式也许也能找到答案,但因为给出答案的人不同,用户的信任程度也会不同,受到的影响自然也会不同。

分答的出现被认为是认知盈余真正到了变现的时刻。除了这一种形式,知乎也在近期上线了新产品“知乎Live”。平台答主可以创建一个Live,它会出现在关注者的信息流中。用户点击并支付票价后,就能进入到沟通群内,答主和其他用户便在群内开始问答沟通。而果壳早在去年3月就推出了产品“在行”,使用这款应用可以付费约见不同领域的行家,与他们进行一对一见面约谈。

一时间,“给钱才回答”似乎成了一股潮流。但尤其就科学知识而言,究竟应该免费还是付费是存在争议的。

记者发现,至少在分答平台上,科学家对提问的定价是普遍较低的,多数是几元、十几元,且在允许的时间内,他们会尽量回答用户的提问,有人甚至会因为拒绝而感到不安。再加上偷听机制的补偿,提问者付出的成本也很有限。张双南还特地制定了自己的规则,朋友圈的朋友提问一律免费。因此,本质上这个群体的内容分享并不以营利为目的。

朱进还提到,用1分钟回答用户的问题也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往往需要先通过文字理清思路,遇到重要的问题还得查找资料,考虑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科学是很严谨的,语音回答一旦产生,就不能再纠错、修改,这对科学家来说是有压力的。”

而了解朱进的人都知道,从十几年前他来到天文馆就定期和小孩儿聊天,从最早的505天文教室,到后来定期举办的天文沙龙,还有在山村学校开设的天文特色课。这些都是免费的,而且也将继续免费。“这是因为天文有其特殊性,它有太多的未知,我从孩子们身上得到启发并不比他们从我这里得到的少”。

仇子龙作为早期就加入果壳网的科普达人,写文章、作讲座,接受线上分享活动的邀约,一般也都会选择公益平台。

但他们同时也指出,针对不同内容、类型的科学知识,面对不同的受众,通过不同的途径和平台传播知识,可以选择免费或者收费的形式,只要机制本身是合理的,尽管它们之间的界限可能比较模糊。

今年3月,资深科普达人李淼在一家微电台开设的微课——给9~12岁孩子的量子力学,属于付费项目,但听课人数爆满。由于反响热烈,该课程的内容已在筹划出版科普书籍,这样,更多的家长和孩子就能以更低的成本去享受这些知识了。

在李淼看来,人们需不需要为知识买单,取决于它是否是真正有价值的内容。“当然,考虑到不同科学家不同的发展阶段,以及所付出的不同的时间成本,个体可以有不同的选择”。

《中国科学报》 (2016-06-24 第1版 要闻)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