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上善若水 和而差别——记第一届中国和日本篆刻艺术展



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和日本篆刻家协会联合主办,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广西旅游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承办,中国(广西)篆刻艺术馆、广西美术馆协办的“上善若水”——第二届中日篆刻艺术展于2015年11月20日上午在中国(广西)篆刻艺术馆开幕。

上善若水 和而不同——记第二届中日篆刻艺术展

时间:2015年12月07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张亚萌

图片 1

上善若水 骆芃芃  

  “中日两国的文化交流自中国的盛唐开始就十分密切。今天,中日两国篆刻艺术都有了自己独特的面貌,而这样的局面为中日两国的篆刻艺术交流提供了美好的前景。”近日,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和日本篆刻家协会联合主办,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广西旅游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承办,中国(广西)篆刻艺术馆、广西美术馆协办的“上善若水”——第二届中日篆刻艺术展在中国(广西)篆刻艺术馆展出,其所展现的篆刻景象,亦是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吕品田所说的,“独特的面貌”之下的“交流”。展览将持续至2016年2月20日。

  交流的基础交叉点在哪里

  “展览作者从中老年到中青年,印章风格从苍劲古朴、老辣凌厉到玉树临风、生机勃发。”本展总策划、中国篆刻艺术院院长骆芃芃介绍的“面貌”,则是基于此次展出的175件原石、184件印屏、62件书法而言的——作为2009年“江山多娇”——中日篆刻艺术展之后又一次大规模的中日篆刻艺术界盛会,此次展览旨在体现中日两国篆刻创作现状,并展现篆刻艺术薪火相传的鲜活生命力,故而本展以中国篆刻艺术院研究员、全国篆刻艺术界特邀作者及日本篆刻家协会的理事成员为主,并邀请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的青年篆刻家艺术培训班学员参展;同时展览另设“藏书印迹”展区。

  公元742年,日本留学僧荣睿、普照来到中国扬州,恳请唐代高僧鉴真东渡日本传授佛教戒律。当时鉴真高僧已年过六十,毅然率弟子东渡日本,路途艰辛,5次失败,身染重病,导致双目失明。公元754年,鉴真高僧发起了第六次东渡,终于成功。鉴真高僧不仅传授了佛法,还把中国的书籍、医学和艺术带到了日本,在日本设计建造了唐招提寺,为传播中国文化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公元804年,日本的最澄和空海法师随遣唐使入唐学习佛法,回国时,将中国大量的佛经、茶树种子和书法艺术带回了日本,对日本的佛教以及后来茶道和书道的形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中国,也曾有源源不断的日本学者和艺术家将日本的文化和艺术传到中国。自中国隋唐时期传入日本后演变而成的日本花道、香道和茶道,于近些年常常来中国授课并进行表演,引发了不少中国艺术家的关注和喜爱。

  “清初,独立和心越两位中国禅师将中国篆刻带入日本,使日本的篆刻从实用功能发展出艺术功能”,西泠印社理事桑建华介绍,“20世纪初叶,罗振玉、王国维将大量带有金甲文字的文物、碑拓带到日本,很多日本篆刻家向他们学习,推动了关西地区书法篆刻界对金石文字的考据进程。”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研究员冯宝麟则认为,日本真正流派印的发端,应从镰仓时代开始,“那时很多中国禅师到日本,他们有在各种证明文件上盖印的习惯,逐渐发展出日本人所说的‘禅宗墨迹’体系,极大影响了日本款印和篆刻流派的发展——比如日本篆刻家喜欢木头印,也是因为当时中国禅宗法师的印是木头的,这一传统的影响持续到今天。”

  由于中日两国文化使者的不懈努力,才会有100多年来两国篆刻艺术的繁荣。日本的学者河井荃庐和他的弟子西川宁把中国的赵之谦、吴昌硕等大篆刻家的风格带回日本,使得当时的日本印章带有浓郁的中国印风。日本篆刻家协会理事长尾崎苍石介绍,中国篆刻艺术传入日本,是在江户初期,促成日本“印圣”高芙蓉的出现,“在他之前,日本印章有通俗化的倾向,高芙蓉时期,秦汉印谱流传到日本,在高芙蓉等先驱的倡扬下,日本篆刻返回到秦汉印风,遵守秦汉规矩。”桑建华认为,正是在这样的路径中,中日两国都不断找到篆刻艺术的突破点,但“找到的方式不一样,面貌也就不同——关键是我们交流的基础交叉点在哪里。”

图片 2

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吕品田,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院长骆芃芃,日本篆刻家协会理事长尾崎苍石,日本篆刻家协会副理事长井谷五云,广西旅游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庞文达,广西旅游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纪委书记谭浩华以及中国篆刻艺术院研究员、中国和日本的艺术家代表出席。

10月30日,“金石秋韵”福建省首届篆刻艺术展暨寿山石印钮雕刻邀请展在福州三坊七巷福建省海峡民间艺术馆启幕。
记者刘可耕 摄

开幕式上,广西旅游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潘鸣致开幕词,吕品田、尾崎苍石分别发表讲话。开幕式由骆芃芃主持。

“金石秋韵”福建省首届篆刻艺术展暨寿山石印钮雕刻邀请展,30日在福州启幕。

本次展览是继2009年“江山多娇”中日篆刻艺术展之后的又一次大规模的中日篆刻艺术界的盛会。双方参展的人数胜过以往,参展艺术家以中国篆刻艺术院研究员、全国篆刻艺术界的特邀作者及日本篆刻家协会的理事成员为主,另外还邀请了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的青年篆刻艺术培训班的学员,不仅体现了中日两国文化交流的盛况,还喻示着篆刻艺术薪火相传的鲜活的生命力。

图片 3展出的寿山石印钮雕刻精品吸睛。
记者刘可耕 摄

展览共展出原石175件、印屏184件、书法62件,还另设了“藏书印迹”展区。藏书印迹和篆刻艺术作品一并展出,拓展了篆刻艺术的文化内涵和外延。此次展览对于增进中、日两国篆刻家之间的情谊,推动两国篆刻艺术的发展起到强有力的作用。

此展共展出126位特邀篆刻艺术家、福建省篆刻学会会员及入选、入围作者的篆刻印屏,还特邀展出13位雕刻名家的寿山石印钮雕刻精品40余件,突出彰显了寿山石文化之美。

当天下午在广西美术馆多功能厅举行了以“中日篆刻艺术交流之我见”为主题的研讨会,来自中日两国的专家学者和广西地区的代表以及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的篆刻艺术青年人才培训班的学员参加了研讨会。

图片 4“金石秋韵”福建省首届篆刻艺术展暨寿山石印钮雕刻邀请展,吸引观众观展。
记者刘可耕 摄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供稿)

福建省文联党组书记张作兴指出,篆刻,是中华文化艺术园里一朵绚丽的奇葩。福建治印代有名人大家,诸如明末清初的宋珏、林皋,近现代之黄葆戉、郭枫谷、陈子奋、潘主兰等。

图片 5展出的寿山石印钮雕刻精品巜鼎狮钮对章》。
记者刘可耕 摄

“相伴着治印历程,寿山石印章及其印钮雕刻也得到发展,寿山石印钮雕刻技艺亦精湛绝伦。明末清初之杨玉璇把刻艺推到历史的高点,其后数百年间得到承继拓展,中有东、西门派林元珠、林清卿等;而今更可谓盛况空前,好手如林。”张作兴说。

图片 6“金石秋韵”福建省首届篆刻艺术展暨寿山石印钮雕刻邀请展,吸引观众眼球。
记者刘可耕 摄

福建省篆刻学会执行会长吴昌钢表示,福建治印代有大家,或独树一帜,或影响一方。为讴歌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该展今年8月启动,首次面向福建省篆刻家与篆刻爱好者征稿,同时邀请篆刻家和福建省篆刻学会会员参展,“研究印学,繁荣篆刻,推动福建篆刻艺术的发展”。

他表示,相信福建篆刻和寿山石印钮雕刻的未来前景必将生机勃勃,代有才人。

图片 7一名“90后”女大学生篆刻作者在自己创作的作品前留影。
记者刘可耕 摄

展厅内,篆刻作品“海为龙世界、云是鹤家乡”,印从书出,作者篆刻字体笔划取意甲骨文,印风稳健;印章边框处理一波三折、金石意韵足,空间感强,章法布局张弛有度,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

福建省篆刻学会副秘书长、福建省收藏家协会会长周野认为,印学一道,由尊古摹古始,古玺、秦汉奉为正宗;至邓石如、吴昌硕、齐白石,一代宗师,勇于创新,猛利始为主流。

图片 8展出的寿山石印钮雕刻精品《普济四海》,吸引观众眼球。
记者刘可耕 摄

来自泉州师范学院的“90后”女大学生骆珺坪将《诗经》中的经典语句,与当下流行歌曲中的歌词一并“混搭”进了参展篆刻作品中,尤其吸引年轻人的眼球。

骆珺坪坦言,自己从小喜爱传统书法及篆刻艺术,未来会在继承传统的同时,继续将当代不同的艺术形式融合进自己的书法及篆刻创作中,大胆尝试。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