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超级英雄片观众买账 导演却吐槽



《新洛神》“唱戏”,观众为什么不买账?

时间:2013年07月31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高艳鸽

图片 1

  >>
剧中唱的部分,把握的段落和比例不是太恰当,如果想做这种尝试,怎么做得适度确实是个很重要的问题。

  >>
审美和抒情是我们这个时代比较欠缺的东西,这可以用音乐来表达。但《新洛神》的音乐,从审美角度看,词不太美,从抒情角度看,也没有做到让观众能够沉湎进去或者情感提升。

  大型古装创意歌剧,这是电视剧《新洛神》给自己的定位。这既是一个新鲜的概念,也是一次大胆的尝试,挑战了中国观众的欣赏和接受习惯。本剧也的确在艺术形式上实现了创新:融入戏曲元素,演员们既要演戏,又要唱戏。但这一创新在口碑上却遭遇滑铁卢,在本剧播出的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它和同期播出的其他多部历史剧一样,成为观众吐槽的对象。在剧情、人物造型等之外,作为本剧最大亮点的“唱戏”,几乎成为吐槽的焦点。

  “为什么是在这个地方唱?”

  “唱戏”其实源于一个美好的初衷。《新洛神》编剧简远信解释,在电视剧里唱戏,是希望能将中国的戏曲文化传扬下去,他称这是一种坚持,“欧洲的歌剧其实也很难,但为什么这么受欢迎?就是音乐人一直坚持在做”。

  在这部68集的电视剧中,有50多场唱戏的戏码。对戏曲略知一二的观众,听后会觉得唱的是黄梅戏。简远信介绍,剧中的音乐基本来自于中国传统戏曲和民谣,不仅有黄梅戏,还有京戏、花鼓戏、河南梆子和绍兴戏等。“剧中每一种戏曲都经过改编、融合,比如采茶歌的曲调,我们改了很多旋律,变成自己的一种风格。”他说。为了创作剧中的音乐,剧组专门请了30多人的大型管弦乐团,融合了中国12种曲调的戏曲。

  但电视剧和戏曲的这种融合,目前看来达到的效果却并不尽如人意。“如果按照常规故事片来看,会不知道它为什么在某些地方忽然唱起来了,没有预设,就导致唱和故事讲述方式不太接。”研究戏曲电影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研究所研究员高小健对记者说,“故事片用话来说,它用唱来说,还是在个别地方,我没看明白为什么这个地方穿插一段唱,其他地方不用唱?不知道有什么整体的设计。”剧中人物抒情的时候会唱,但有时也并非是抒情,也有两人对唱。所以没有看出规律的高小健觉得这样的设计不是特别完整,“有点随意”。

  有意思的是,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周星向记者讲述他的观看体验时,首先讲到的也是唱和说的分寸把握问题。“剧中唱的部分,把握的段落和比例不是太恰当,如果想做这种尝试,怎么做得适度确实是个很重要的问题。”他说,“我们看过很多戏曲电影,唱和对白是缠在一起的,唱带起念白,观众就会有天然的默认,但是《新洛神》的唱是从中间加进来的,它的分寸和比例会让我们觉得意外,为什么要这么唱?就容易出戏。”

  高小健向记者介绍了一部上世纪80年代在大陆上映的戏曲电影《三笑》,称其“风格非常统一,整体感非常强”。他说:“尽管它的歌是按江南民歌的调走的,但它又往戏的调上靠了靠,包括演员的台步、做派,戏味儿比较浓,风格很统一,而且拍得很精致,镜头、化妆、服装、场景等,都非常讲究。所以看起来很美,听着很舒服。”但相比之下,《新洛神》的风格看起来有点杂,“把各种元素都生切一块儿拼凑在一起”,观众就不太喜欢。

  唱得两边不讨巧

  在《新洛神》中,几个主要人物“三曹”和甄宓几乎在每一集里都会有两三处唱,周星从人物的身份角度,试图发现属于某个人物身份、性格的唱腔和旋律时,却发现找不到对应。“有时候我找到一点,有时候又找不到。”他对记者说。即人物唱腔的辨识度不高,在这方面凸显不出人物的特性。他说:“如果人物唱的旋律和音调能够识别,观众就会有期待和默认感,甚至会忽略了唱得好不好。”

  唱得好不好,这简直是《新洛神》的致命软肋。即便是不懂戏曲的观众,大概也能听出点名堂。对于好听与不好听的判断,几乎不需要太多戏曲常识。简远信介绍,整部剧的唱段都是请上海的一个昆剧团配音的,而他亲自上阵为曹丕配音导致声音比人显苍老,也是因为临时找不到合适的配音演员,最后只好自己抱病上,他也坦称,“出来效果感觉一般”。

  《新洛神》的唱,让绝大多数观众感觉唱得不是很好听。高小健表示,因为剧中的演员不是戏曲演员,导致“没有身段”,而且听起来“唱得很白,没有什么味道”。他还分析了另外一个可能的原因,即剧中戏曲完全是用普通话来唱的。“黄梅戏是安徽地方戏,是带有地方口音的发声咬字方式,它现在用普通话来唱,实际上是把戏曲元素变成了一种唱歌的方式,只不过是借用了戏曲的某些腔调。”他说,“有黄梅戏的调式,又按唱歌的方式来唱,做得有点随意。你说什么人会喜欢呢?喜欢歌的人不喜欢,喜欢戏的人也不接受。所以很不讨巧。”

  周星仔细研究了剧中那些唱的功能,发现有叙述、询问、旁白、内心独白、表达情感等,但是就唱腔和唱词来看,“比较粗”。唱词的过于简单直白,也是本剧开播以后就被观众诟病的。为什么20年前的《新白娘子传奇》,人物也是演着演着就会咿咿呀呀地唱起来,却收获观众的一致好评,使这部剧终成经典?周星认为,它特别重要的一点是抓住了音乐抒发人物情感的功能,言为心声的旋律感出来了,而且很优美,观众就会在那些唱的地方,把人物的命运和歌词、旋律融为一体,把它当做艺术品欣赏。

  对于音乐在一部剧中起的作用,周星用了一个词,“弥补”。他认为,音乐可以弥补剧本身对人物性格塑造的不成熟。当然它的作用并不限于此。“审美和抒情是我们这个时代比较欠缺的东西,这可以用音乐来表达。但《新洛神》的音乐,从审美角度看,词不太美,从抒情角度看,也没有做到让观众能够沉湎进去或者情感提升。”他表示,“唱词应该是让观众增加对人物情感和命运的体验和关注,并最终被打动,然后进入人物内心,观众如果一直进不去就很糟糕。”

原创: 于聪 影视数据官

近些年漫威的诸多漫改电影大热大卖,诸如《美国队长》、《钢铁侠》、《英雄联盟》等等,简直耳熟能详,往往票房口碑双丰收。但即便观众对超级英雄片很买账,也有人不屑拍,《异形》的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就直言超级英雄电影毫无故事性可言。

《头号玩家》是一部电影迷、游戏迷、动漫迷们的集体狂欢,因为影片中出现大量所谓的彩蛋和各种梗,带观众重新梳理过往岁月中那些喜爱与陪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看到那闪动的电影画面,熟悉的旧时光扑面而来,那是观众逝去的青春,无比美好又令人唏嘘。再说得直白点,影片打的是情怀牌,虽然不新鲜,但观众绝对买账。口碑炸烈,可以说是零差评,观众集体高潮,多数观众在异常兴奋地述说着导演设置的彩蛋。

图片 2
何晟铭:(消费热点:电视剧《宫锁心玉》《宫锁珠帘》《清宫绝恋》;电影《遍地狼烟》;接拍)
明星网资讯
如果说吴秀波是中年熟男的代表,何晟铭则是新生代男星的佼佼者。自打从《宫锁珠帘》爆红娱乐圈以来,何晟铭的演艺之路路路通达。《宫锁心玉》《宫锁珠帘》《桐柏英雄》《清宫绝恋》以及大电影《遍地狼烟》堪称部部热播、大卖,何晟铭人气走高不下,荧屏价值难以评估,成为娱乐圈数一数二的“收视福星”。而且,生活中何晟铭还很会秀自己,时常成为时尚摄影师们的抓拍对象,同时频繁游走在四大时装周,曝光率居高不下,使其成为众多影视剧争相邀请的对象。
本文链接:htTp://news.mingxing.com/read/88/261338001.hTml 转载请带此链接
不保留将视为侵权

图片 3

异形

可是,《头号玩家》仍逃不过爆米花电影的原色。它是一部受观众高度追捧的富有情怀的电影。当对于普通观众,完全看出任何彩蛋任何梗的观众恐怕就没有那么大触动了,甚至它仅是一部还过得去的科幻片,仅此而已。

昨晚,由蒋家骏导演、曾舜晞主演的《倚天屠龙记》顺利收官,口碑、话题兼具,在近几年金庸改编剧中非常难得。

雷德利斯科特表示自己永远不会接拍超级英雄电影,因为这不是我的菜。在过去几年,斯科特曾拒绝了多部超级英雄电影的邀约,原因是他无法接受超级英雄题材中过于薄弱,让人难以信服的设定。

影片由同名小说改变而成,主要讲述VR游戏“绿洲”五强选手闯关寻宝故事,并且,虚拟和现实交叉出现又互为影响。由线上游戏人物的争斗蔓延到现实生活,这逻辑已经昭然若揭,在未来虚拟和现实的界限会很模糊,甚至没有边界。

早在2017年,蒋家骏翻拍的另一部金庸经典《射雕英雄传》就广获好评,豆瓣评分高达8.0,这让观众们对新《倚天》抱有期待。然而本剧从开播之初饱受质疑,到后期好评迭起,观众评论分化严重。

超级英雄

故事发生在未来,影片所呈现的未来世界并没有变好,反而更破败萧条了,依然有贫民区,男主角就生活在贫民区——叠楼。现实世界令人们感到无比糟心,人们更愿意躲在游戏世界,VR游戏世界里包罗万象,无所不能。当然,这是电影世界里的基调设定。

图片 4

在谈到自己的作品时,雷德利斯科特说道:《银翼杀手》讲述的也是一个比较黑暗的虚构故事,你可以把蝙蝠侠或者超人放进这个故事和环境之中,只要有故事性就好,问题是它们并没有。

在影片决战时刻,男主开了直播,号召全世界玩家为正义来助战,当玩家们潮水般涌来助战时,游戏迷一定心潮澎湃,甚至热泪盈眶,共鸣是不言而喻的,说明导演斯皮尔伯格了解游戏宅们,哪怕他已经七十几岁了,已然准确找到观众G点。

男性幻想和武侠情怀的结合,让《倚天屠龙记》这个IP经久不衰。《倚天屠龙记》本质上就是一部少年质感的武侠爽文:张无忌际遇离奇,武功盖世,坐拥数美,堪称人生赢家。而金庸塑造出快意恩仇侠肝义胆的江湖,亦曾让每一个男孩子心向往之。试问,谁小时候没有折一根树枝左砍右甩,幻想自己是个武林高手呢?

今年,由雷德利斯科特亲自执导的《异形:契约》以及由其监制并参与编剧的《银翼杀手2049》分别定档于5月19日及10月6日。两部影片也被外媒视为本年度最值得期待的作品之一。

导演还试图通过游戏闯关找钥匙告诉我们一些人生感悟,比如第一关赛车,退即是进,以退为进,颇有些哲理意味。第二关,以游戏设计者与小情人的线索,述说着,勇敢踏出那一步,把握机会不然追悔莫及。第三关,输赢并不是最终目的,过程才是重要的,更享受游戏过程。打游戏累了,乍一听这样的人生感悟似乎有醍醐灌顶之感。可归根到底是碗热鸡汤,没什么可过分夸耀的。

图片 5

还想看更多影视新闻、影视资讯,请浏览

男主角一再强调自己是不组队的,然而事实上他不可避免或者说是需要团队作战,五人组并肩对抗反派公司。最后男主拿到彩蛋,夺得绿洲经营权还不忘跟队友平分,主旨回到友情上,更一厢情愿地规定每周有两天不能上游戏,规劝人们回到现实生活中,本来还算酷的电影给生生弄残了。由前面的热血拥抱游戏人生,突转到遮掩着否定游戏,这就很不厚道了,价值观摇摆不定啊,还是压根就没有价值观?

情怀IP恐难再塑经典

在彩蛋党疯狂地逐帧寻找彩蛋之时,我仅凭回想又发现不合情理处,反派小队出动无人机轻松找到男女主的根据地,但却在决战之时东拐西绕找不到男主们,即便发现了,也只是开着车刮蹭,完全没有要干掉男主的意思,要知道那可是一言不合就放置炸弹炸掉一栋叠楼炸死男主姨妈姨丈的反派小队啊,难道是TM找来的卧底。

新《倚天》引热议的背后,还有观众对青春的缅怀。

又及大反派逼停男主,用枪指着男主时,却不作为等着警察来抓,思来想去,也只能用主角光环来解释了。

94周海媚版、01黎姿版和03苏有朋版的《倚天》曾陪伴着无数80、90后度过童年。本剧开播时,观众惊喜地发现片头曲竟然是周华健的《刀剑如梦》,熟悉的旋律令人感动;94版周芷若的扮演者周海媚,在本剧中饰演灭绝师太,让不少观众直呼:“长大后我就成了你”“你终究变成了你讨厌的那个人”。

图片 6

剧中不少名场面的高度还原,新加入的改编亮点,也让“原著党”大呼过瘾。

比如,剧中新增了武当七侠在小无忌成长过程中互动的细节,给人带来一丝家的温情;杨逍和纪晓芙的感情线刻画得更加细腻合理,在痛失爱人前后,杨逍性格的转变猛戳观众泪点;年幼的周芷若救下了晕倒的张无忌,周父还因为给张无忌找大夫才被元兵杀害,这样的改编让他们幼时共患难的感情更坚实。

图片 7

当然《倚天》也在不少方面也遭到观众吐槽,比如慢镜头太多,武打场面失去了凌厉之势和紧迫感;剧情拖沓、节奏慢也受到非议,张无忌十集还没长大,让很多观众失去耐心;而围绕在张无忌身边的一众美女,更是被吐槽清一水的网红脸,辨识度太低。

图片 8

作为一个久经考验的金牌IP,改编《倚天屠龙记》是个不小的挑战。既要在尊重原著和迎合时代审美之间取得平衡,又要考虑观众先入为主的心理。在“剧不如旧”的情怀滤镜下,金庸作品的改编成了费力不讨好的事。虽然新《倚天》累计播放量超55亿次,但难逃与前作、原著的对比,豆瓣评分仅5.6分。

图片 9

是原创乏力还是情怀驱动?

近几年翻拍剧频频出现在荧幕上,这是因为经典剧本身就有很高的人气,自带流量,比如最近的《新白娘子传奇》《封神演义》还未开播就已收获很多话题。

其次翻拍剧借助已经受市场检验的故事框架,是相对稳妥的选择。如《神雕侠侣》《天龙八部》《笑傲江湖》等剧,其翻拍频率之高、影响力之大足以说明金庸作品本身的故事很受观众认可。

但经典IP的反复翻拍,凸显出国产剧原创力疲软的现实。近几年国产剧类型同一性严重,宫廷、穿越、玄幻等题材轮番上映,在引起观众审美疲劳的同时,也暴露出这一窘境,这也是大IP加流量失效的原因之一。

图片 10

当前我国已进入影视分众时代,经典剧在很多方面已经不能吸引年轻观众,IP翻拍自有其市场需求。但观众素质的提升无疑对经典重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仅要“好看”,甚至还要“好玩”、有足够的创新性。否则一味消费观众情怀,“回忆杀”只能捧杀经典。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