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匡时二〇一五秋拍:顾景舟制、吴湖帆书法和绘画“相明石瓢壶”2702.5万元成交



2015年11月19日,北京东正2015秋拍举槌。在刚刚结束的《献礼》特别专场上,顾景舟1955年为人民大会堂特别制作的松鼠葡萄十头套组茶具以惊人的8000万落槌,加上佣金,成交价格高达9200万元,刷新了由去年中国嘉德春拍九头咏梅茶具所创下的2875万元的顾景舟制壶拍卖最高纪录。图片 1拍卖现场图片 2顾景舟制“松鼠葡萄十头套组茶具”顾老一生创作了许多紫砂经典作品,而今秋首次亮相拍场的“松鼠葡萄十头套组茶具”,可谓其巅峰重器。此套作品诞生于1955年,当时正值不惑壮年的顾景舟响应政府号召,积极参与汤度陶业生产合作社紫砂生产工场的筹建工作,不仅着手负责“紫砂工艺班”的招生和技术辅导,还制作出这套体量恢宏的花器巨制。作品包括一壶,一糖缸,四杯及四托,壶身体量硕大,气魄雄浑,在顾氏作品中可谓罕见;且造型饱满浑厚,工手精湛老练,壶盖、壶把及流的枝干制作得也是颇得气势,松鼠葡萄纹饰细腻入微,生意盎然,布局章法得当,一起呵成又不乏自然之趣;造型与贴塑均是一丝不苟、精益求精,实为当年精工细制、苦心经营的成果。不难想象当年顾老为此套作品倾注的精力与心血。作品壶身形制巨大,容积更是达到1400cc,较之顾老70年代作品“咏梅茶具”,虽壶身造型近似,然松鼠葡萄身筒更为浑圆雄壮,把及流的枝干塑造亦是力与美的融合,形神兼具,一展国祚振兴繁盛的大国魂魄。而且顾老作品主要以单壶创作为主,此套作品达十头之多,不仅杯碟成套,更有造型得西制之意的糖缸成为又一大亮点,器身均饰以松鼠葡萄及蜿蜒藤枝,寓意祥瑞多福又不乏浩然之气。成套传世,其价值更是远远超过单壶,其重要的历史学术地位与艺术价值甫一登场,当彪炳紫砂文化发展史册,值得持续探究与关注。而据了解,在此前今年春拍东正也曾推出一件顾景舟制、吴湖帆书、江寒汀画大石瓢壶以2817.5万元成交,创造了当时顾景舟制紫砂单品成交最高纪录。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拍卖现场12月4日,北京匡时2015年秋拍在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举槌,在刚刚进行的“可以清心——紫砂及茶道具专场”中,顾景舟制、吴湖帆书画“相明石瓢壶”最终以2350万元落槌,成交价达到2702.5万元。此件拍品在拍卖前为咨询价。今年恰逢顾景舟诞辰100周年,“可以清心——紫砂及茶道具专场”为此特别推出了这件“顾景舟制
吴湖帆书画
相明石瓢壶”,属于顾景舟的经典作品。图片 8“顾景舟制
吴湖帆书画
相明石瓢壶石瓢是从石铫演变而来的,“铫”这个字念diao,是古人用来烧开水、煮东西的炊具。根据唐代陆羽《茶经》记载古人煮茶的用具原是以青铜或生铁制成的鍑。到了宋代釜演变成铫,大文豪苏轼的好友周穜曾送他一把石铫壶,也就是由“釜”改良而成的,有流有柄的砂陶煮茶器。顾景舟年轻时创作的矮石瓢和子冶石瓢即是受到了深远的影响,然而创作大石瓢时,顾景舟在前人的基础上,作了改变:壶底与壶口的大小被改变了,身筒不再是削直的椎体,而是用手工拍打的功夫,使这一段圆锥略略饱满、圆浑;壶腹,则呈现微妙的弧线。相应地,壶嘴、鋬与壶身筒衔接处,琢塑出大的弧度,既好像壶体自然生成,又配合了壶身筒的圆浑,壶嘴和鋬做到了胥出自然,同时又舒展有力。
图片 3

在陶瓷拍场上以天价成交的案件如今并不少见。刚刚结束的宜兴紫砂艺术品拍卖会上,顾景舟四件以天价成交的标的物使给拍场上带来了又激动,又振奋人心的气氛。虽然,仍然有两件顾景舟的作品由于没有没有叫到底价而流标,但是这对顾景舟在紫砂行业的顶端地位没有任何的影响。这四件天价紫砂简直可以说是紫砂界的砂破天惊。

北京东正2015秋拍顾景舟制松鼠葡萄十头套组茶具以9200万元成交

(雅昌艺术网讯)12月4日,北京匡时2015年秋拍可以清心紫砂及茶道具专场在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举槌,共推出251件紫砂及茶道具精品,其中,顾景舟制、吴湖帆书画相明石瓢壶以咨询价形式上拍,最终以2350元落槌,成交价达到2702.5万元。

顾景舟紫砂壶

北京东正2015秋拍,明星藏家杨子竞得

顾景舟制、吴湖帆书画相明石瓢壶

市场分化,让人欢喜让人忧

(雅昌艺术网讯)2015年11月19日,北京东正2015秋拍献礼顾景舟制松鼠葡萄十头套组茶具以单一标专场形式举槌,顾景舟制松鼠葡萄十头套组茶具以咨询价上拍,经激烈竞价,最终以8000万元落槌,加佣金以9200万元成交,现场VIP藏家杨子竞得,这不仅刷新了顾景舟本人的作品拍卖纪录,同时也创造了中国紫砂壶的拍卖新纪录。

1948年,宜兴紫砂亦如时局一般处于风雨飘摇之中。铁画轩,我们不能不提到,这个在民国紫砂史上有名的陶器店铺,在顾景舟的人生脉络中,是个不可或缺的驿站。当时,他常常往返于上海与宜兴之间,铁画轩是必到的落脚、会友、中转之地。想那铁画轩里,谈笑鸿儒,往来雅杰,梅兰芳、盖叫天、周信芳、赵丹、沈尹默等艺界名流时有造访。至于吴湖帆、江寒汀、唐云、来楚生们,更是这里的熟客老友。真正吸引他们的,除了这里的艺术氛围,还有那些可玩可用的紫砂壶。

受宏观经济的影响,2016年秋季拍卖会,紫砂艺术品市场将依然处于深度的调整状态。从翰海、嘉德、保利、匡时、东正、巨力等拍卖公司秋拍结果看,顾景舟的力作都未有超过千万元成交,基本上都在100万元至550万元之间,有的更是掉到了几十万元。

顾景舟制松鼠葡萄十头套组茶具

在铁画轩老板戴相明的穿针引线下,顾大师一个个拜访了沪上书画名家,先后与来楚生、江寒汀、唐云、吴湖帆等书画金石大家品茗谈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顾老曾对我说:拜访那些书画大家,我每次都是心存敬畏的,我是以谒见之心敬仰他们,又从他们的谈吐中吸取艺术营养。到现在我们可以明白顾老的心情,一个年仅三十四岁的紫砂艺人,在旧中国那样的时代背景下,能够与当时已领衔沪上,名满全国的海派书画大师同坐一席,互相交流,他是心有忐忑的。

紫砂艺术品市场化步伐加快,当代紫砂艺术板块洗牌加剧。近些年来,引领宜兴紫砂艺术市场当代高工大师的作品价格直线下降,相反,一些实力派紫砂艺术作品受国内大腕藏家追捧。紫砂专家、深圳方圆紫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艺术总监张明强认为:从今年几场秋拍结果来看,一些紫砂明星的作品可为出尽风头,作品价格直线上升,超过了大部分当代大师,这些作品虽然不能证明有多大的艺术分量,但至少可以看出引领当今审美时尚上做足了功课,与过去浮躁的作品有了强烈的改变。

1959年,顾景舟应人民大会堂的定制需求,制作了此套松鼠葡萄茶具,作为对新中国的献礼。此套紫砂松鼠葡萄茶具分为一壶、一缸、四杯、四托,共计十头,体量巨大,器身造型依循传统,并集多种技法于一身,是不为多见的顾景舟花货作品。

在相互的交流之中,这些书画和篆刻艺术大家,非常欣赏顾老壶艺的精到,但看到用的印章不是一流篆刻家所为,觉得与壶艺不相称。篆刻大家来楚生首先表示要为顾老刻一套壶上钤用的印章。吴湖帆的入室弟子任书博年龄略比顾老少长三四岁,篆刻在书画界已崭露头角,也明确表态。而赵叔孺的入室弟子,篆刻得二驽老人秘传的王仁甫,秘不先声。在高朋满座的吴湖帆家中,众多艺术家建议将顾景洲的名字改为顾景舟,寓意为艺海一舟。顾老当即欣然同意,表示在紫砂艺苑风雨飘摇之中,自己愿为搏击风浪的一叶小舟。翌日,王仁辅首先把顾景舟景舟制陶景舟一套印交到了戴相明手中。此后,又有景舟制壶景舟手制景舟宜兴人等名家印章辗转交到顾老手里。从此,名壶配佳印,让顾老更是褶褶生辉。

行业浮躁,需要回归理性

1959年顾景舟与朱可心正在讨论这件「松鼠葡萄十头套组茶具」的制作工艺图片

对这些艺术家的青睐和关爱之情,当时这位还靠做壶吃饭养家的手艺人,满心感慨,心存感激。决定为吴湖帆、江寒汀、唐云、戴相明等赠送自己做的紫砂壶,并统统盖上新冶的顾景舟印章,以示紫砂艺海中的一叶小舟要起帆远航了。他与戴相明先生一起商量,这些壶必须有较大的画面可供书画,同时根据当时的烧成条件,为了防止烧坏,壶坯一共做了六把,请吴湖帆先生书画。他精心构思,用了近二个月时间抟埴了六把石瓢壶。

张明强介绍,艺术消费成为宜兴陶瓷艺术品市场的新方向。近十年来,紫砂会销经济越来越强大,珠三角每一年的茶叶茶具博览会、展销会密集频繁,光深圳市每年有4个大型展会,还不包括一年两届文博会中也有大量的紫砂茶具展示展销,可以说,珠三角地区是月月有展会,天天有展销,紫砂艺术消费市场已从小众市场变为大众市场,而此类消费主要以紫砂工艺陈设艺术的中端创意产品为主,原来以日用消费品的低端工艺紫砂壶将被市场所抛弃。

北京东正2015春拍,顾景舟作于1948年的大石瓢紫砂壶以2817.5万元成交,创其当时紫砂壶单品的拍卖纪录。

这六把壶坯,戴相明先生如若珍宝般小心呵护,随着一批紫砂成品用船从宜兴运到了上海,亲自送到了吴湖帆先生家中。吴老先生根据中国历代文人士大夫爱竹,崇尚竹的气节精神,在壶的正面均画了潇洒疏落、飘逸俊秀的竹枝竹叶,吴湖帆这把壶则由江寒汀画了梅花。在壶的反而根据不同的对象题写了不同的诗句。吴湖帆自己的为:细嚼梅花雪乳香,寒汀兄为余画茶壶,倩题。江寒汀先生这把为:寒生绿罇上,影入翠屏中。寒汀兄属,吴倩并题。唐云先生这把为:无客尽日静,有风终夜凉,药成兄属,吴倩并题。戴相明先生这把为:为君倾一杯,狂歌竹枝曲。相明兄属,吴倩并题。顾景舟先生自留这把为但为清风动,乃知子猷心。景舟先生,吴倩并题。
吴湖帆、江寒汀饱墨执笔悬腕在五把壶坯上各题诗句,四把壶上各画形态相异之竹枝。陶艺一绝,书画一绝,篆刻一绝,珠联璧合,完美至极。紫砂史上刚柔并济的五把石瓢壶于此留名。

事实上,紫砂行业浮躁与整个陶瓷艺术品市场化的步伐加快有关。当代陶瓷艺术品板块的洗牌加剧使得各个经销商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自己的产品推销出去,这不得不让市场丧失了理性,要想回归理性,还需调整、降温。

壶坯后来又是戴相明先生如至宝搬运回宜兴,吴湖帆和他自己的两把,顾大师亲自操刀
,另外四把则由顾老的表弟谈尧坤先生凝神镌刻。

除去顾景舟自留的一件始终没有曝光,另外的四件都露面,花落各处,都是紫砂界非常重要的藏家,想来日后露面应该是很多年以后的事了,本次拍卖非常荣幸的是征集到曾属于戴相明先生的这一件石瓢,铁画轩在顾景舟的人生脉络中,是个不可或缺的驿站,顾与戴两家更是三代之交,在很多顾景舟的作品与资料中,顾景舟始终以相明我兄相称,然而戴相明不仅是兄弟情,更是顾景舟非常重要的客人,很多优秀的作品都是经铁画轩而辗转出去。

而这五把石瓢的佳话,没有戴先生的搭桥张罗,实在难以促成这一雅集,顾景舟对戴相明的情谊,可以从这把壶的印款中看出,这也是在顾景舟从艺多年的生涯里,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落底款戴相明。

这枚印款一直以为在文革期间遗失了,八十年代又一次戴佐民先生到丁蜀镇拜访顾景舟,顾老拿出这枚印,交给戴佐民说:这是你父亲的东西,带回去吧。对于这段奇缘也算是一个圆满的句号。

据戴相明后人戴佐民回忆中,有一个不可忽略的细节,后来的文献中提到顾景舟和吴湖帆合作的那批壶,一律称为五把。而在他父亲戴相明的记叙里,一直坚称有6把。此说何来?戴佐民无不遗憾的说,还有一把进窑以后烧坏了。亦有另一种说法,称当时有一件烧成有气泡,后顾景舟转赠给宜兴一位重要的友人,问起顾老也没有正面回答。然而这最后一件作品倒成了一个难解的迷,可以确定的是,当时合作的石瓢是一共有6把没错的。

石瓢是从石铫演变而来的,铫这个字念diao,是古人用来烧开水、煮东西的炊具。根据唐代陆羽《茶经》记载古人煮茶的用具原是以青铜或生铁制成的鍑(音读:fu,或作釜)。到了宋代釜演变成铫,大文豪苏轼(1037-1101)的好友周穜(北宋熙宁至元佑年间人)曾送他一把石铫壶,也就是由釜改良而成的,有流有柄的砂陶煮茶器。

顾景舟年轻时创作的矮石瓢和子冶石瓢即是受到了深远的影响,然而创作大石瓢时,顾景舟在前人的基础上,作了改变:壶底与壶口的大小被改变了,身筒不再是削直的椎体,而是用手工拍打的功夫,使这一段圆锥略略饱满、圆浑;壶腹,则呈现微妙的弧线。相应地,壶嘴、鋬与壶身筒衔接处,琢塑出大的弧度,既好像壶体自然生成,又配合了壶身筒的圆浑,壶嘴和鋬做到了胥出自然,同时又舒展有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