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中国新绘画 换个角度看中国现当代艺术



摘要:S.Boldbaatar骑马的法国人布面油画1992年和中国山水相连的邻邦蒙古国的现当代绘画艺术作品,深深植根于蒙古高原文化和东方游牧文化。20世纪50年代起,蒙古国专业画家队伍逐渐壮大。在以往单一的现实主义创作中,多了…

图片 1

图片 2

现当代艺术板块在经历了几年的调整之后,逐步形成新的体系。截至记者发稿,北京保利十周年春拍现当代艺术夜场,总成交额超过3.26亿元,成交率达81.65%,为尚处于调整期的中国现当代艺术市场提振了士气。而在此前结束的苏富比[微博]北京春拍中,总成交额4048万元的结果虽说平稳,但透露出当代市场结构调整日趋迫切的信息,或许对下一阶段的市场走向有所启示。当代水墨过度透支6月2日举行的苏富比2015北京春拍,尽管从成交额上看,与上一季的2014年秋拍的6000余万元人民币的成绩相比,本季的成交额有所缩水,但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对于本季仅上拍的近90件现当代拍品来说,能有这样的成绩已经可以算是平稳过渡。本季4048万元的总成交额中,仅赵无极的一件晚年精品力作《15.2.93》就贡献了1086万元,而丁雄泉的《无题》在一轮争夺后也以高估价三倍的价格成交。当代部分的中坚艺术家的早期重要作品仍是藏家的收藏目标,如刘伟、刘小东、王兴伟等作品均在估价范围内成交。此外,备受瞩目的抽象艺术也在拍场上获得意料之中的追捧。苏富比的情况较为真实地反映了市场的趋势,即在大势行情不振的情况之下,除去需要在拍品选件上下足工夫外,也要紧跟市场趋势,把握拍品结构。例如,从苏富比今春唯一的一场北京拍卖上可以看出,在经历了几年的过度透支之后,当代水墨略显疲态。本场中当代水墨部分,徐累、刘国松、彭薇、姜吉安等艺术家作品以高估价成交,丘挺、薜亮及林海钟的传统手卷形式的新意之作获得市场认可,一批虽市场地位成熟,但风格偏传统且估价过高的名家之作,如王明明、田黎明、贾又福、任重等的水墨作品成交情况并不理想。这也说明,当代水墨部分虽然经过几年的市场打造已经成长为成熟板块,但在过度透支的行情下,仍需要做更多内部结构调整才能稳定局面。与之相对,今年保利十周年的当代水墨部分却以新水墨为梳理概念,将水墨语言放在近百年的历史长河中,这种调整手段,更能够补足当代水墨新老交替中,学术与市场逻辑断代的尴尬处境。本季保利推出的从丰子恺、林风眠,到石鲁、潘公凯,再到朱新建、徐累、谭军等老中青新水墨代表人物作品阵容齐整。而对于价格透支的当代水墨青年一代,本季专场中则表现得颇为谨慎。由此可见,今年的当代水墨部分,是一个内部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正如一位市场人士评价,当代水墨市场需要沉淀,淘汰一批价格虚高者,才能真正走向成熟。现代大师领衔经典艺术板块6月3日晚间,保利十周年春拍在经典艺术板块中,吴冠中个人专题部分成交状况让人眼前一亮。仅这一专题就为首日的夜场贡献了1.1亿元的成交额。特别是吴冠中的油画作品《木槿》在经过多轮竞价之后以6900万元的价格落槌,创造了今年到目前为止的中国油画拍卖的世界纪录。而随后的近代大师陈荫罴专题也获得了百分之百的白手套成绩。今年,在各大拍卖行高调推出的近现代抽象大师中,吴冠中、赵无极和朱德群的恩师吴大羽的作品《无题-19》也经过多轮的激烈角逐,最终以1035万元的高价被中国内地某顶级藏家收入囊中,并创造了吴大羽迄今为止的第二高价。此外,朱德群《珍惜的一刻》、《无题》均以近千万元顺利易手,而赵无极《23.3.82》也以678万元成交。由此,在近期调整后的现代板块中的顶层结构已经清晰明了。其后被市场诟病的中年断层问题的解决方案,在这场拍卖中也可看出端倪。在稍后的当代艺术板块中,毛焰作品《记忆或者舞蹈的褐色玫瑰》无疑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此件代表了毛焰迄今为止最高艺术水平且在中国当代美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杰作在现场数轮厮杀后,以1035万元的价格被资深藏家唐炬如愿竞得。而之后的徐冰重要装置作品也以1150万元的理想价格成交,同时刷新了艺术家个人价格记录。紧随其后的潮流板块抽象绘画专题,延续了2014年秋拍的良好趋势,无论成交价格还是成交率都显现出了强劲势头。刘国松《雪网山痕皆自然A-西藏组曲之181》以1023.5万元的高价成交,成为本场最高;丁乙《十示之六(一组)》则以782万元的价格成交;而尚扬的《董其昌计划-7》同样在多名藏家的激烈竞争中取得了644万元成绩。市场人士分析认为,本场的情况,充分地提示了现当代部分的调整趋势,即以20世纪上半期,现代大师领衔的市场中,以时间线索梳理之后发现:在海内外具有广泛知名度的一代大师形成顶层结构;其下为改革开放以后一代老中青当代艺术家,在经历了多年市场积累之后,价格逐步走高,趋于稳定。这一代艺术家作品,在市场资金相对收紧的当下,形成了中间阶层;而其后的当代新青年部分的市场上升势头也不容小觑。新绘画冲劲十足6月3日晚,保利现当代夜场的中国新绘画专场虽然被安排在整场的后段,但早已在拍卖之前做足推广功夫的新绘画部分,也收获了良好成果。全场共60件拍品,50件成交,成交率达83.33%,总成交额共计2815.25万元。其中,抽象系一哥王光乐的《水磨石2007.12.27》在以287.5万元拔得头筹。封面作品之一的屠宏涛的《树下遇到荒木》以218.5万元成交,创造了其个人作品的拍卖成交记录。杭州青年画家袁远《游泳池2》在本场掀起了首个高潮,16万元起拍,在多位场内外的藏家竞投下最终以45万元落槌。徐震《天下-20130509》、王音《沙尘暴》、黄宇兴《河流》、欧阳春《琼楼玉宇》等作品,据保利人士透露,在预展时便被许多藏家关注和询问,果然在现场也拍出超最高估价的高价。黄宇兴《河流》57.5万元刷新艺术家拍卖记录,欧阳春《琼楼玉宇》以超出估价范围的59.8万元成交。刘韡的两件紫气系列作品在藏家的争夺下分别以230万元和207万元成交。本场结束后,北京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向媒体表示,借助保利拍卖成立十周年庆典气氛,很多来自亚洲乃至全球的藏家都纷纷参加到保利拍卖夜场中,因此拍卖现场非常火爆。但业内人士认为,当代部分虽然开了个好头,但真正考验市场行情的还要看后面的书画部分表现。新绘画品类庞杂,难以用流派、年龄归类,但在后金融危机时代下的市场,需要新品类补足空缺的时候,其意义就显得尤为重要。特别是一级市场急速发展时期,海内外不断推广的80后一代,有着广泛的市场认知,在近些年也逐步进入二级市场的收获阶段。其后的市场表现值得期待。

图片 3

《民间》,林风眠,油画,1927年

原标题:中国新绘画:一个观看中国现当代艺术的视角

编辑:黄亚琼

S.Boldbaatar 骑马的法国人 布面油画1992年

  中国新绘画:一个观看中国现当代艺术的视角

▲ 《民间》,林风眠,油画,1927年

和中国山水相连的邻邦蒙古国的现当代绘画艺术作品,深深植根于蒙古高原文化和东方游牧文化。20世纪50年代起,蒙古国专业画家队伍逐渐壮大。在以往单一的现实主义创作中,多了“印象主义绘画”、“精神情感绘画”等新的创作方向。20世纪60、70年代,“蒙古画”传统技法有了长足的发展,吸收东、西方绘画艺术养分,造型上注重夸张、变形。20世纪80年代开始,创作方向丰富,“构成主义绘画”和“抽象绘画”崭露头角。20世纪90年代后,蒙古国艺术家们的创作思维更加开放,表现题材丰富。表现自然、人民生活、民族历史的现实主义作品及超现实主义作品、抽象作品开始成熟。形成了具有特色的蒙古国绘画艺术面貌。
蒙古国现当代绘画艺术的 形成及发展
蒙古国早期的绘画艺术,苏联画家创作的艺术宣传册等资料,对其造型艺术的诞生有着一定的影响。蒙古国画家D.Chuidog、U.Ydamsuren等,开始到苏联苏里科夫美术学院学习,奠定了蒙古绘画艺术发展的基础。有一定绘画知识和实践经验的画家群体初步形成,以写实主义手法创作的蒙古国人民革命事迹、人民生活、劳动模范等题材作品陆续出现。蒙古国绘画受俄罗斯美术的影响,而以油画创作见长的俄罗斯美术,同时是欧洲艺术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蒙古国留学生前往苏联学习时,见证了苏联艺术从单一化走向多元化的过程。他们带回了大量欧洲古典传统及现实主义艺术创作成果,并带回了一批临摹作品。这一段绘画艺术的发展过程,与我国20世纪50年代前往苏联学习绘画艺术的经历是相似的。
1951年,又有N.Thultem、G.Odon、Th.Dorjpalam等学员从苏联苏里科夫美术学院、L.Gavaa从列宁格勒列宾美术学院毕业学成。他们在美术教育中充分发挥所学知识,培养了一批绘画人才,蒙古国国内形成了第一批具有高学历、高素质的专业画家队伍。1955年,在此前“造型艺术处”、“绘画艺术处”、“雕塑艺术处”等艺术机构的基础上,蒙古国成立了组织和团结美术家的“蒙古艺术家协会”。1963年,由蒙古国艺术家协会的提议,蒙古国师范学院创办了美术班,从此开始系统地在国内培养起了自己的“专业美术人才”。20世纪70年代建立了美术专业学校,渐渐形成了绘画教学体系。造型艺术教学领域的各个专业建设也逐步完善起来,专业艺术人才和画家的数量也有所提升。至20世纪70、80年代,在蒙古国内部已形成自己的美术教学体系的同时,政府继续向外部世界派出美术留学生,以培养一流的专业艺术人才。这一时期,选送留学生的视野除了苏联、中国等友好国家之外,还向欧洲国家派送学生学习绘画。
20世纪中叶以后的10年间,画家创作的主要任务是,把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用绘画艺术的形式表现出来;歌颂广大人民群众的劳动成果,表现社会矛盾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品也得以发展。当时提倡,创作歌颂社会建设中的新面貌、新气象和各社会主义兄弟国家的和谐团结为主。在创作逐渐兴盛的同时,蒙古国绘画艺术作品在绘画技法上也开始逐渐进步。脱离了早期直接从生活中抄袭的因素,慢慢向以光、色为主要研究对象的印象派绘画风格转变。这是蒙古国绘画艺术的一次跨越式发展过程,也是审美情趣、绘画技法方面的一大进步。
1968年,以青年画家为代表的几位画家,组织了《第一届青年艺术家联展》。他们反对照抄生活原样,主张艺术高于生活、美于生活,用绘画艺术语言来自由表达自己情感和感受。把蒙古族已有的色彩观、象征性造型结合在几何形体中,通过事物内外性质,宇宙万物生存规律来认识存在与不存在之间的关系,用精神表达转向蒙古思维。这个时期把现代绘画艺术语言融入到传统技法当中,出现了新气象。20世纪80年代在蒙古国绘画中出现以构成、色彩、技法等来表现西方美术流派的模式。这是蒙古国抽象艺术的开端,也是蒙古国现当代艺术多元化发展的开端。之后艺术家们创作的关于祖国、和平、美丽的草原风光题材的艺术作品,深得观众和艺术评论家的认可与喜爱,标志着蒙古国绘画艺术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蒙古国新生代艺术家们,以扎实的欧洲画风掀开了蒙古国艺术史上新的一页。20世纪90年代之后,蒙古国的绘画艺术因此走向新的发展之路,慢慢形成了以精神描写为主的绘画艺术形式。表现远古游牧民族生活因素,以及爱护自然,崇拜自然的生活理念,结合象征意义的历史画和表现日常生活的作品得到了很好的发展。

  最近总想着中国新绘画这个题目。提到中国新绘画,不能不想到中国新文化。中国新文化的标志点在哪里?1919年五四运动,距今100年了。五四运动是在世界大势的演变中,在救亡图存、革故鼎新的内部环境下,并在20世纪初期的民主、独立潮流和科学大爆炸以及哲学等社会科学的新成果的外部环境下内生外催的社会运动,陈独秀、李大钊、蔡元培、胡适、鲁迅等先进知识分子担当了使命,五四运动开启了现代中国的新序章。

中国新绘画:一个观看中国现当代艺术的视角文 |
李大钧最近总想着中国新绘画这个题目。提到中国新绘画,不能不想到中国新文化。中国新文化的标志点在哪里?1919年五四运动,距今100年了。五四运动是在世界大势的演变中,在救亡图存、革故鼎新的内部环境下,并在20世纪初期的民主、独立潮流和科学大爆炸以及哲学等社会科学的新成果的外部环境下内生外催的社会运动,陈独秀、李大钊、蔡元培、胡适、鲁迅等先进知识分子担当了使命,五四运动开启了现代中国的新序章。

  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意义深远,它是传统和现代、旧和新的分野。从此,新文学、新文艺、新艺术、新戏曲、新诗歌、新绘画等都是它的子科。这里说的新绘画,在这个语境下没有任何突兀和另类,所以,说起中国新绘画,要从五四运动说起。这个新绘画,乃是对应上千年来的旧绘画,旧艺术。其社会背景,一个是皇权专制,一个是共和民主;其形式,一个是传统,一个是现代。通俗地说,一个是旧,一个是新。

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意义深远,它是传统和现代、旧和新的分野。从此,新文学、新文艺、新艺术、新戏曲、新诗歌、新绘画等都是它的子科。这里说的新绘画,在这个语境下没有任何突兀和另类,所以,说起中国新绘画,要从五四运动说起。这个新绘画,乃是对应上千年来的旧绘画,旧艺术。其社会背景,一个是皇权专制,一个是共和民主;其形式,一个是传统,一个是现代。通俗地说,一个是旧,一个是新。

图片 4

▲ 蔡元培

蔡元培(1868-1940)

中国新绘画的创生基地在哪里?

  中国新绘画的创生基地在哪里?北京、上海、广州、杭州都有萌芽和启蒙,伴随留学生的脚步。日本、欧洲的德国、法国、比利时、英国等地也在发源。蔡元培、徐悲鸿、林风眠、吴大羽、刘海粟、庞薰琹等人是中西融合的代表。上海的张光宇则在中西之间、古今之间架起了桥梁,是中国式现代主义的创造标志。具有民本思想而磨砺而出的本土派黄宾虹、潘天寿、蒋兆和也是新绘画的代表人物。还有一个齐白石,在新旧的课题上也交了一份民间艺术和士夫文化融合的案卷。

北京、上海、广州、杭州都有萌芽和启蒙,伴随留学生的脚步。日本、欧洲的德国、法国、比利时、英国等地也在发源。蔡元培、徐悲鸿、林风眠、吴大羽、刘海粟、庞薰琹等人是中西融合的代表。上海的张光宇则在中西之间、古今之间架起了桥梁,是中国式现代主义的创造标志。具有民本思想而磨砺而出的本土派黄宾虹、潘天寿、蒋兆和也是新绘画的代表人物。还有一个齐白石,在新旧的课题上也交了一份民间艺术和士夫文化融合的案卷。

  新旧的尺度和界限,是明确而含混的,主流分明,边界模糊。从古代援例,“四王”为旧,石涛八大则为新,从西方观看,古典学院派为旧,塞尚马蒂斯毕加索则为新。康定斯基谈艺术的精神,就是谈人本的精神,反传统、执创造是口号,关键要具体到人和事,画家是绘画的核心,独立、自由、民主是灵魂。事是发生在当时并对历史产生影响的关键性的事件。若论事件,1928年4月杭州国立艺术院的创办,1928年4月《上海漫画》周刊创刊,1932年10月的决澜社的宣言,应该记住。

新旧的尺度和界限,是明确而含混的,主流分明,边界模糊。从古代援例,四王为旧,石涛八大则为新,从西方观看,古典学院派为旧,塞尚马蒂斯毕加索则为新。康定斯基谈艺术的精神,就是谈人本的精神,反传统、执创造是口号,关键要具体到人和事,画家是绘画的核心,独立、自由、民主是灵魂。事是发生在当时并对历史产生影响的关键性的事件。若论事件,1928年4月杭州国立艺术院的创办,1928年4月《上海漫画》周刊创刊,1932年10月的决澜社的宣言,应该记住。

  提到杭州国立艺术院,应该重视它的时代背景。国民政府大学院院长蔡元培为了打破传统的艺术势力,特地选址杭州西湖罗苑。蔡元培选择了杭州,因为这里环境优美、人文荟萃,可以“引起学者清醇之兴趣,高尚之精神”。他聘请了年轻的林风眠为校长,致力打造新艺术的基地。以“介绍西洋艺术,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为办学宗旨。

提到杭州国立艺术院,应该重视它的时代背景。国民政府大学院院长蔡元培为了打破传统的艺术势力,特地选址杭州西湖罗苑。蔡元培选择了杭州,因为这里环境优美、人文荟萃,可以引起学者清醇之兴趣,高尚之精神。他聘请了年轻的林风眠为校长,致力打造新艺术的基地。以介绍西洋艺术,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为办学宗旨。

图片 5

《上海漫画》第一期封面《立体的上海生活》张光宇1928年《上海漫画》第三十七期封面张仃1937年

《上海漫画》第一期封面——《立体的上海生活》 张光宇 1928年

关注《上海漫画》,是要在观看中国新绘画的标志性人物时,要特别看一下张光宇,他是中国新绘画的一位代表人物,他有宏伟的创造力,艺术家是他唯一的头衔,《上海漫画》的预告里说:我们不敢染了流行的色彩来敷衍一部分读者,我们也不愿将私见来诱惑少数读者,因为我们知道个体的理智是不解决群众的进化的。所以一切上海生活里的东西,都是本报的材料,诅咒和讥笑,我们是什么都不顾的。

图片 6

决澜社是庞薰琹、倪贻德等人发起的画会组织,它酝酿于1930年,1932年正式成立面世。至1935年时,总共举办了四次决澜社画展。

《上海漫画》第三十七期封面 张仃 1937年

《地之子》庞薰琹水彩初稿45 37cm1934年庞薰琹美术馆藏

  关注《上海漫画》,是要在观看中国新绘画的标志性人物时,要特别看一下张光宇,他是中国新绘画的一位代表人物,他有宏伟的创造力,艺术家是他唯一的头衔,《上海漫画》的预告里说:“我们不敢染了流行的色彩来敷衍一部分读者,我们也不愿将私见来诱惑少数读者,因为我们知道个体的理智是不解决群众的进化的。所以一切上海生活里的东西,都是本报的材料,诅咒和讥笑,我们是什么都不顾的”。

《人体》吴大羽油画《中华月报西湖艺专画展特辑》1934年第2卷第四期,1页《中华日报新年特刊西湖艺专画展特辑》1934年新年特刊,84页

  “决澜社”是庞薰琹、倪贻德等人发起的画会组织,它酝酿于1930年,1932年正式成立面世。至1935年时,总共举办了四次“决澜社”画展.  

1932年10月11日《艺术旬刊》第一卷第5期发表的《决澜社宣言》,80多年过去了,它依旧让人激动,并且感动环绕我们的空气太沉寂了,平凡与庸俗包围了我们的四周,无数低能者的蠢动,无数浅薄者的叫嚣。我们往古创造的天才到哪里去了?我们往古光荣的历史到哪里去了!我们现在整个的艺术界只是衰颓和病弱。我们承认绘画决不是自然的模仿,也不是死板形骸的反复,我们要用生命来赤裸裸的表现我们泼辣的精神。我们以为艺术决不是广告主的奴隶,也不是文学的说明,我们要自由地、综合地构成纯造型和色彩的世界。我们厌恶一切旧的形式,旧的色彩,厌恶一切平凡低级的技巧,我们要用新的技法来表现新时代的精神。二十世纪的中国艺坛,也应当现出一种新兴的气象了。让我们起来吧!用了狂飙一般的激情,铁一般的理智,来创造我们色线形交错的世界吧!

图片 7

毫无疑问,中国新绘画的开端是生机勃勃的,是以革命者的身份出现的。当我们今天观看中国新绘画先锋者的作品,张光宇、林风眠、吴大羽、庞薰琹等人的作品,依然感到欣喜和震撼,可以说毫不逊色于任何西方国家的现代艺术精英。

《地之子》庞薰琹水彩初稿(油画佚失)45× 37cm 1934年 庞薰琹美术馆藏

1924年,蔡元培在法国斯特拉斯堡观看中国美术展览会,一批旅法学生的作品让他欣喜,他评价林风眠大幅油画《摸索》等作品,得乎道,进乎技矣!,他兴奋于这将是一批履行其美育代宗教主张的中坚力量,从此提携、任用不已。

图片 8

《西游漫记》插图之一张光宇长篇神话彩色漫画1945年

《人体》吴大羽 油画
《中华月报·西湖艺专画展特辑(一)》1934年第2卷第四期,1页
《中华日报新年特刊·西湖艺专画展特辑(一)》1934年新年特刊,84页

《大洪水》蒋兆和270300cm1947年意大利罗马联合国粮农组织总部

  1932年10月11日《艺术旬刊》第一卷第5期发表的《决澜社宣言》,80多年过去了,它依旧让人激动,并且感动——

《重庆夜景》宗其香水墨设色41 55.5 cm1944年

  “环绕我们的空气太沉寂了,平凡与庸俗包围了我们的四周,无数低能者的蠢动,无数浅薄者的叫嚣。

《纤夫》李斛水墨设色86234 cm1946年

  我们往古创造的天才到哪里去了?我们往古光荣的历史到哪里去了!我们现在整个的艺术界只是衰颓和病弱。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是中国新绘画,也可以说是中国现代主义的黄金期,上海是新绘画的重要码头。当上海的市民阶层的视觉需求不满足于老式月份牌广告的旧样粉本,以张光宇、庞薰琹为代表的上海摩登以报刊、图书、漫画、展览会的方式走进市民生活,先进知识分子开始利用自由的出版环境为自己的主义造势,所不足者,往往财力不够,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三日画报》《上海漫画》《时代漫画》《万象》《良友》,一个报刊停办,就有另一个报刊创办,中国新绘画是与那个时代的出版相连。

  ………

中国新绘画本质是新,样貌则多元。题材的多元,材质的多元,画种的多元,表达方式的多元。不论国画、油画、版画、壁画、漫画,唯才是举,唯新为上。蒋兆和流民图的悲悯是新,林风眠的孤鹜是新,张光宇的民间情歌也够新。

  我们承认绘画决不是自然的模仿,也不是死板形骸的反复,我们要用生命来赤裸裸的表现我们泼辣的精神。我们以为艺术决不是广告主的奴隶,也不是文学的说明,我们要自由地、综合地构成纯造型和色彩的世界。我们厌恶一切旧的形式,旧的色彩,厌恶一切平凡低级的技巧,我们要用新的技法来表现新时代的精神。

中国新绘画是百年的历程。第一代开宗立派,第二代延续传承,他们都立身在民国。第三代艺术家目今已经七老八十,人群博大,定位最难,评价最难。难在人事尚在,纠葛复杂,面目不清者多。唯其如此,以新绘画的视角观看第三代也最重要。在第三代身后,已是与当下交集的同代人,新旧之观,不在一时之选。

  ………

《无题111》吴大羽布面油画52.737.8cm约1980年

  二十世纪的中国艺坛,也应当现出一种新兴的气象了。

《北非风情》古元水印套色木刻3955.1cm1988年

  让我们起来吧!用了狂飙一般的激情,铁一般的理智,来创造我们色线形交错的世界吧!”

《双燕》吴冠中水墨设色70140cm1981年

  毫无疑问,中国新绘画的开端是生机勃勃的,是以革命者的身份出现的。当我们今天观看中国新绘画先锋者的作品,张光宇、林风眠、吴大羽、庞薰琹等人的作品,依然感到欣喜和震撼,可以说毫不逊色于任何西方国家的现代艺术精英。

《夔门》祝大年工笔重彩111155cm1973年

  1924年,蔡元培在法国斯特拉斯堡观看中国美术展览会,一批旅法学生的作品让他欣喜,他评价林风眠大幅油画《摸索》等作品,“得乎道,进乎技矣!”,他兴奋于这将是一批履行其“美育代宗教”主张的中坚力量,从此提携、任用不已.  

中国新绘画从一开始就伴随着争论,争论的内容包括为人生而艺术还是为艺术而艺术,艺术是社会变革的推动力还是象牙之塔、无用之物,在中国的特定历史条件下,新旧交替,新旧之争往往伴随着革命和反复。曾几何时,被人视为怡情养性和风花雪月的艺术,变成道义千秋、生命攸关的抉择,有用之用和无用之用变成了士夫俗子和精神贵族的考量,对于中国新绘画的艺术家而言,曾有人为之失业,有人为之坐牢,所以中国抽象绘画的奠基人吴大羽说出了艺术的根本在于道义这句名言。

图片 9

艺术终究不是俗物,艺术有艺术的力量。中国新绘画的视角,有助于观看近现代中国的艺术历程。吴大羽说:所谓创造,无非以新的活力,突破陈腐的桎梏而已,中国新绘画即与创造相连。在中国建设创新型社会、创新型国家的历程中,新绘画的使命和价值需要重新定义和评估。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观看中国新绘画,需要找到源头,理清源流,正本清源,走向未来。

《西游漫记》插图之一 张光宇 长篇神话彩色漫画 1945年

图片 10

《大洪水》 蒋兆和 270×300cm 1947年 意大利罗马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总部

图片 11

《重庆夜景》 宗其香 水墨设色 41× 55.5 cm 1944年

图片 12

《纤夫》 李斛 水墨设色 86×234cm 1946年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是中国新绘画,也可以说是中国现代主义的黄金期,上海是新绘画的重要码头。当上海的市民阶层的视觉需求不满足于老式月份牌广告的旧样粉本,以张光宇、庞薰琹为代表的“上海摩登”(Modern)以报刊、图书、漫画、展览会的方式走进市民生活,先进知识分子开始利用自由的出版环境为自己的主义造势,所不足者,往往财力不够,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三日画报》《上海漫画》《时代漫画》《万象》《良友》,一个报刊停办,就有另一个报刊创办,中国新绘画是与那个时代的出版相连。

  中国新绘画本质是新,样貌则多元。题材的多元,材质的多元,画种的多元,表达方式的多元。不论国画、油画、版画、壁画、漫画,唯才是举,唯新为上。蒋兆和流民图的悲悯是新,林风眠的孤鹜是新,张光宇的民间情歌也够新。

  中国新绘画是百年的历程。第一代开宗立派,第二代延续传承,他们都立身在民国。第三代艺术家目今已经七老八十,人群博大,定位最难,评价最难。难在人事尚在,纠葛复杂,面目不清者多。唯其如此,以新绘画的视角观看第三代也最重要。在第三代身后,已是与当下交集的同代人,新旧之观,不在一时之选。

图片 13

《无题111》 吴大羽 布面油画 52.7×37.8cm 约1980年

图片 14

《北非风情》 古元 水印套色木刻 39×55.1cm 1988年

图片 15

《双燕》 吴冠中 水墨设色 70×140cm 1981年

图片 16

《夔门》 祝大年 工笔重彩 111×155cm 1973年

  中国新绘画从一开始就伴随着争论,争论的内容包括为人生而艺术还是为艺术而艺术,艺术是社会变革的推动力还是象牙之塔、无用之物,在中国的特定历史条件下,新旧交替,新旧之争往往伴随着革命和反复。曾几何时,被人视为怡情养性和风花雪月的艺术,变成道义千秋、生命攸关的抉择,有用之用和无用之用变成了士夫俗子和精神贵族的考量,对于中国新绘画的艺术家而言,曾有人为之失业,有人为之坐牢,所以中国抽象绘画的奠基人吴大羽说出了“艺术的根本在于道义”这句名言。

  艺术终究不是俗物,艺术有艺术的力量。中国新绘画的视角,有助于观看近现代中国的艺术历程。

  吴大羽说:“所谓创造,无非以新的活力,突破陈腐的桎梏而已”,中国新绘画即与创造相连。在中国建设创新型社会、创新型国家的历程中,新绘画的使命和价值需要重新定义和评估。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观看中国新绘画,需要找到源头,理清源流,正本清源,走向未来。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