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吴冠中《六月春》3436万港元成交



图片 1

图片 1

图片 3吴冠中《荷花》2015年4月4日晚6点30分,香港苏富比2015年春拍“现当代亚洲艺术夜场”在香港会展中心举槌,涵中国,日韩,东南亚47位艺术家共69件作品上拍。
今年适逢吴冠中逝世五周年,所策划的吴冠中“生命的风景”专题分外抢眼,其中一件《荷花》以700万港元起拍,2900万港元落槌,3436万港元成交,此前估价1000万到1800万港元。永恒闪耀的独立风骨欣赏吴冠中的作品,必然被他的人格魅力所感动。正如中国所说“文如其人”,以及西方所指的“风格即人格”,吴冠中的傲岸个性,往往透过花卉作品获得反映,隐隐继承“香草美人”之士大夫传统。1973年初,艺术家刚从河北李村回到北京,旋即全面恢复创作,诞生许多优秀作品,其中《荷花》即富有浓厚的自喻性质。荷花在中国文化中,素来象征素净善美、不染尘俗,而吴氏对于荷花的理解,更在传统以外别有寄托。1990年出版的《吴冠中画集》中,吴冠中对本作品题:“白莲花,性静穆,不喜蜻蜓与青蛙”;对于另一幅荷花,则感慨“柔美的花却独具烈性之风骨”、“傲视群芳者的透红风貌……显得有些狂放、醉意”,这“烈性”、“狂放”和“醉意”,有别于荷花之一贯形象。吴冠中一生两袖清风,对艺术却别具坚执与狂狷,正好吻合他对荷花的观感,并藉本作寄托自况之辞。酣畅淋漓的色彩韵律《荷花》的构图绵密丰满,观众放眼所见,尽是荷塘里田田的莲叶,不止水面上伸出亭亭的长梗,连倒影里亦荡漾着翠绿的涟漪。为了营造满目生机,艺术家大刀阔斧删除荷塘外围景色,让观众注意力集中在荷花、荷叶本身,并将作为焦点的一束荷花置于正中,使之恰如纵轴,形成画面左右基本对称,产生稳定、安宁的视觉效果。吴冠中在七○年代以油画创作为主,技巧方面以杭州及巴黎所学为宗,深得现代主义精髓:西方绘画自印象派以来,即紧贴光学发展,发展出严谨的色彩理论,使画家在分色与运色上更趋精确。吴冠中写生多年,对于绿色的变化了如指掌,见诸《荷花》,则荷叶在远近、高低、明暗、干湿、枯荣的细微变化,或偏黄、或靠紫、或透蓝、或带灰,在艺术家笔下如臂使指;尤堪玩味的是,国画一向极少处理荷花在水中的倒影,对于花蕾则必以工笔勾勒晕染,而吴冠中在本作则刻意留出画面下半,藉着湖水反射前方荷叶之底部,并发挥油彩的厚重肌理,强化后方大片荷叶的茂密质感;对于前方花蕾,则率性施以厚涂,构成层次肌理。在西方画坛,莫内的荷塘堪称独步古今,其善于透过水面倒影天际或岸边丛林,以丰富画面,吴冠中在此似有发挥莫内故智,谱奏出生机盎然的色彩乐章。牵引现实的美好追忆《荷花》虽然是吴冠中对景写生之作,但当中渗透的韵味,却是他积压已久的乡愁与回忆:六、七○年代,艺术家长期进出郊野大荒,作品多呈现黄土地的干燥气候;《荷花》却着意聚焦荷塘本身,若非在签名上加以注释,实难联想此乃京城一隅。吴冠中在1973年初调回北京,下半年旋被委派参与壁画《长江万里图》之创作,与黄永玉、袁运甫等南下写生,就在这留京的短暂期间,他开启了荷花系列,这些作品当中,有部份注明取景地点是“紫竹院”。北京水源无多,紫竹院位处北京西直门外,内里湖泊广袤,风景颇类江南,《荷花》所呈现的景色,很可能来自此处。艺术家祖藉江苏宜兴,不难想象他触景生情,藉本作呼唤回忆里的故乡风光。对于中国人而言,荷塘总是诗意盎然的一片美景,对于感情丰富的吴冠中来说,更是串连毕生美好回忆之地:在杭州艺专的时候,西湖的曲院风荷,是他在午后写生之对象;他的启蒙恩师林风眠,同样钟爱绘画荷塘;吴冠中文采丰瞻,对于咏荷的古典诗词,固是了然于胸,其少时更沉醉于新文学,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不但深深感动了一代青年,亦率先为荷塘赋予现代诗情;在油画的求索道路上,印象主义是吴冠中最早接触的西方流派,莫内的《睡莲》,正是他留学前朝思暮想、必欲亲炙之经典。在艺术创作与个人成长之路上,荷花总是隐隐相伴在旁,而凡此种种,恰巧都来自他放洋归国前的美好回忆,不难猜想紫竹院内饱满的点点荷苞,勾起了艺术家年青时的种种回忆。扎根大地的生命姿采中国现代大师之中,常玉同样以花卉见长。留学法国期间,吴冠中曾经前往拜访,并于日后写下《说常玉》,其指出:“常玉画了那么多盆景……由于剪裁形式的构成的完整饱满,浓密丰厚的枝叶花朵往往种植于显然不成比例的极小花盆里,有人慨叹那是由于失去大地,只依靠一点点土壤成活的悲哀……我觉得常玉自己就是盆景,巴黎花圃里的东方盆景。”对于常玉的花卉,吴冠中明显有着深刻反省,他决定于1950年回国,即是觉悟到艺术家必须扎根母土,方能彰显蓬勃的生命力。吴冠中经常以希猎神祗安泰自况:“艺术的较量不凭意气,脚不着地的安泰便失去了英雄的本色,我不是总感到幽灵似的空虚吗?回去,艺术的事业在祖国,何况新生的祖国在召唤,回去!”若以吴冠中与常玉的花卉相比,常玉的花卉都植于器皿之内,置身屋宇之中,颇有孤芳之赏、遗世独立之意;吴冠中的荷花则取乎室外,不论春荣秋枯,皆熨贴自然,生命力亦因此汨汨源源,始终生机活泼。《荷花》里的花苞将开未开,饶有玩味的是,吴冠中此后的荷花作品,璀璨盛开者有之、凋零寥落者有之,有叶无花者亦有之,但整幅以荷苞出现者,实属凤毛麟角,配合吴冠中的人生历程,则益发让人感到:艺术家自觉焕然一新,事业亦将如眼前荷花崭露头角、脱颖而出,焕发惹人惊艳的丰姿。

图片 4图片 5香港苏富比2015春拍
拍卖日期:2015-4-4LOT号:1006 吴冠中 1973年作 红梅 尺寸 89.6×70cm
创作年代
1973年作成交价:6684万港元来源原藏者直接得自艺术家本人台北,传家艺术精品拍卖,1997年6月15日,拍品编号76现藏者直接购自上述拍卖2015年4月4日晚6点30分,香港苏富比2015年春拍“现当代亚洲艺术夜场”在香港会展中心举槌,涵中国,日韩,东南亚47位艺术家共69件作品上拍。其中吴冠中的《红梅》以2500万港元起拍,经过多轮竞价后,最终以5800万港元落槌,加上佣金以6684万港元成交。浑然忘我的创作丰收《红梅》诞生于1973年。此时,吴冠中刚刚从李村重返北京,大学均未开课,使他可以不受教务羁绊,出行至京郊写生;由于艺术家在下半年受到国家委任,南下为《长江万里图》采风,故此他的留京时间,实际上只有短短数月,却因为心无旁骛,创作出一系列京城、京郊杰作,本次上拍的《红梅》与另一幅《荷花》,均完成于此一阶段。2006年出版的《吴冠中》曾经详细记录他此时的经历与心情:“饥饿的眼,觅食于院内院外,枣树,垂柳,木槿,向日葵,紫竹院的荷花,故宫的白皮松……均被捕捉入画。又骑车去远郊寻寻觅觅,有好景色就住几天,画架支在荒坡上,空山无人,心境宁静,画里乾坤,忘却人间烦恼,站定一画八小时,不吃不喝,这旺盛的精力,这沉迷的幸福,太难得。”明媚照人的京城春晓《红梅》反映了艺术家此时全然陶醉于创作之心境,其主色调是艳丽照人的满目桃红,画面呈现一株盛开腊梅,主干粗壮结实,枝桠铁线金丝,傲骨铮铮的仰指天空;星星点点的梅英漫布其间,密密麻麻如霰雪拂砌,远观有若燃烧正旺的一枚火炬,阵阵清香更引得蝴蝶回旋飞舞,象征冬去春来、万象更新,不仅在视觉上赏心悦目,亦给予观者内心莫大之鼓舞。吴冠中用色一向谨慎克制,特别是七○年代的写生作品,绝少使用大片红色,这除了因为艺术家当年身处干旱的北方,亦有避免作品甜俗之考虑。因此,《红梅》运用大胆色调绝非偶然,而是饶具深意。梅花原产自中国,主要分布于为长江流域及以南地区。这种本来属于南方的植物,二十世纪以后逐步引入北方,今日的北京中山公园、北京植物园、香山公园俱为赏梅要点。梅花开放于冬去春来之际,由于南北中国气候殊异,其花季在岭南一般是12月至1月,在江南是2月至3
月,在北京则为3至4
月。梅花是南枝北植,吴冠中亦是南人北居,其于1973年初从李村返京,正值际遇上之否极泰来,适逢北京城里寒梅怒放,预示着百花春晓,其欲透过《红梅》传递愉悦情感的用意,亦不言而喻。汲古润今,冶炼骨法布局吴冠中的绘画源自写生,写生源自观察现实,但在创作和表现物象的方法上,艺术家却不拘一格,正如他自谓:“不择手段,即择一切手段。”无论是具象、抽象抑或变形,甚至变换媒材,唯能表现心中之美是尚。《红梅》的描绘对象,是现实所见的京郊梅花,而见诸画面上之造形,却参考了中国古画之构图。若与明代王谦《卓冠群芳图》比较,即可见本作主干从画面右下方进入,及至中间屈折而上,实取法于国画范式;艺术家在此基础上再施损益,强化主干之寛粗,提升枝桠之密度,塑造野生梅树之犷悍壮健,反映其出自天然,未经人工删斫之本质。吴冠中渊博的传统基础,得益自艺专时期曾经从师潘天寿,大量临摹国画及研习国画理论,此一早植之种子,在其七○年代之油画仍然获得反映。除了梅树的主干造形,其枝桠纤韧遒劲的效果,亦参考了国画的铁线描;然而《红梅》较大的枝桠,并不像水墨画般凭腕力一挥而就,而是以细致、短促的横涂连接成枝,这除了是其个人风格使然,亦因为油彩黏性较强,需要调整画法以达到最理想之效果,可见艺术家之深思熟虑。取精用宏,点染抽象之美除了国画根基,《红梅》的重点更在其抽象之美。若将树枝树干去除,本作所剩下的将是大片鲜艳的红绿彩点、最上方的浅蓝色块,以及下方的橄榄绿色肌理。这些彩点、色块和肌理,都属于画面最基本的“点”、“面”结构,特别是象征梅花的大片彩点,就其独立而言,已经接近抽象表现主义,保留着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的力量、速度和情感。其之所以能让观众联想到天空、山坡和花叶,全因为画面以树枝树干作为具象元素,将抽象部份引回现实。若以本作印证吴冠中的“风筝不断线”理论,则本作之彩点、色块是风筝,而树枝、树干是线,让观众能够将艺术家满溢心中的喜悦和满足,直观地与风景结合,从而理解画面的抽象元素。吴冠中曾言:“一切艺术都崇尚音乐。”若以音乐为喻,1972年完成之《李村树》上面的点点红花,有如一首清秀可人的轻弹浅唱,而1973年诞生之《红梅》之嫣红怒放,则是大珠小珠落玉盘之交响合奏。吴冠中对于抽象美的认识,最早可追溯至三○年代于杭州艺专吴大羽门下,以及留学巴黎时期亲炙现代艺术。尽管回归中国以后,抽象艺术在颇长时间之内成为禁区,吴冠中对于抽象美之思考与推广却不遗余力,其于1980年曾经发表文章《关于抽象美》,进一步将现代西方抽象主义与中国艺术传统之抽象元素条分缕析,旨在从理论基础上沟通两者、收窄鸿沟;至于创作方面,《红梅》则可谓更早以作品示范如何中国现代艺术表现抽象之美。寒锋傲骨,展现崭新气象纵观吴冠中的风景作品,其主题往往意有所指,如山岳寄托顶天立地之气概、荷花自况洁净狂狷之风骨、竹林感怀师恩节操等;而作为大自然不可或缺之部份,“树”更具有广泛的应用性。吴冠中善于运用树的形象,其风景作品由于罕有动物或人物,因此树的造型往往成为动感之来源,让画面显得生机勃勃;除了作为画面结构之部份,艺术家更喜爱创作单棵大树之特写,无论在中国抑或外国,无论是荒郊古木、京城老松还是巴黎梧桐,其均喜欢洞察和表现树木造型的千姿百态,当中所寄寓之怀抱,有类于常玉透过瓶花所倾注的孤芳自赏之情。《红梅》采用特写式构图,将树木置中并加以放大,强调其扎根沉厚、拔地而起、欣欣向荣之特质,反映着艺术家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

(导读:嘉德2019春拍,吴冠中《狮子林》以8800万元起拍,最终以1.4375亿元成交,创造了吴冠中中国画最高成交纪录。也创造了当代水墨类作品的最高价格记录。)

2019年11月24日上午,华艺国际2019年秋拍“灵思鸣动:现当代艺术”专场在香港君悦酒店举槌,本场共69件精品上拍。其中,吴冠中《凡尔赛一角》经现场和电话委托多轮竞价,最终被电话委托竞得,以2478万港元成交。

1988年10月,西武百货公司社长山崎雄先生向我提出了建议:明年此时,我们将在东京举办巴黎博览会,想请您画一批巴黎风景作为展题参展,先请您及夫人去一趟巴黎,尊意如何?山崎先生恐并未料到他这一构想深深出动了我的心弦。我年轻时在巴黎留学,如饥似渴吸取西方艺术的营养,并陶醉期间。幸乎不幸乎,终于又回到了条件艰苦的祖国,从此再封闭的环境中探索了数十年自己的艺术之路。那路,在深印在祖国土地上,并一直受影响于人民感情的指向。四十年岁月逝去,人渐老,今以东方的眼和手,回头来画旧巴黎—新巴黎,感触良多,岂止绘事。我接受了山崎先生的建议于今年春寒料峭中抵达巴黎。

图片 6

1988年10月,西武百货公司社长山崎雄先生向我提出了建议:明年此时,我们将在东京举办巴黎博览会,想请您画一批巴黎风景作为展题参展,先请您及夫人去一趟巴黎,尊意如何?山崎先生恐并未料到他这一构想深深出动了我的心弦。我年轻时在巴黎留学,如饥似渴吸取西方艺术的营养,并陶醉期间。幸乎不幸乎,终于又回到了条件艰苦的祖国,从此再封闭的环境中探索了数十年自己的艺术之路。那路,在深印在祖国土地上,并一直受影响于人民感情的指向。四十年岁月逝去,人渐老,今以东方的眼和手,回头来画旧巴黎—新巴黎,感触良多,岂止绘事。我接受了山崎先生的建议于今年春寒料峭中抵达巴黎。

——摘自吴冠中的《巴黎笔记》

吴冠中当代水墨1.4亿成交!

——摘自吴冠中的《巴黎笔记》

吴冠中在巴黎期间,在巴尔扎克像、凯旋门、莫奈故居、米勒故居、塞纳河桥、巴黎动物园、蒙马特大街、凡尔赛宫多处都留下了丹青笔记,回到北京后又创作了以巴黎为题材的油画、水墨画四十余幅。《凡尔赛一角》即是其中一件,随即参加了同年9月在日本东京举行的“吴冠中画巴黎画展”开幕式,并收录在展览图录《吴冠中巴黎叙情》中。

这些年吴冠中涨了2000倍!

吴冠中在巴黎期间,在巴尔扎克像、凯旋门、莫奈故居、米勒故居、塞纳河桥、巴黎动物园、蒙马特大街、凡尔赛宫多处都留下了丹青笔记,回到北京后又创作了以巴黎为题材的油画、水墨画四十余幅。《凡尔赛一角》即是其中一件,随即参加了同年9月在日本东京举行的“吴冠中画巴黎画展”开幕式,并收录在展览图录《吴冠中巴黎叙情》中。

1948年,吴冠中在凡尔赛宫前

6月2日晚,嘉德2019春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
在嘉德艺术中心举槌。2019年适逢吴冠中先生百年诞辰,特别推出吴冠中先生意识流造型的典范巨制《狮子林》.

1948年,吴冠中在凡尔赛宫前

1989年,吴冠中在凡尔赛宫前

《狮子林》以8800万元起拍,最终由1.25亿元落槌于戴维的委托,加佣金以1.4375亿元成交,创造了吴冠中的中国画最高成交纪录。也创造了当代水墨类作品的最高价格记录。

1989年,吴冠中在凡尔赛宫前

图片 7

吴冠中作品早在1991年9月就上拍佳士得秋拍,可是当时同时上拍了《河边小景》、《桥头晨市》、《江南村镇》、《巴黎市政府前的喷泉》四幅作品,其中最便宜的估价为10万~12万港币。

这些年来,吴冠中的油画价格暴涨了2000倍。

图片 8

这些年来,吴冠中作品价格暴涨了2000倍

1984年,吴冠中的作品开始进入香港拍卖市场,他的《劲松图》和《北戴河》在苏富比拍卖会上分别以0.9万港元和2.7万港元成交。

1988年,他的四尺整张作品《日照华山》被佳士得拍至10万元,同年,他的《巫峡魂》在苏富比以13万港元成交。

图片 9

1989年,香港佳士得又推出吴氏力作《高昌遗址》,拍卖原估价15至20万港元,最终成交187万元,创当时在世中国画家作品的市场最高价;1996年,他的《北京松》尺幅只有一平方尺,却被佳士得拍至17.2万港元。

相反,吴冠中的作品当时在内地价格较低,作品也没有海外多,1993年,他的《江南水乡》、《江南山水》两幅横披在广州嘉德拍卖会上分别以5.2万元和11万元成交。1997年,吴冠中的《群虎》被中国嘉德拍至77万元;1999年,他的《水乡》在太平洋拍卖会上以7万元成交。

图片 10

国内拍卖市场的龙头

步入21世纪后,吴冠中的作品依然牛气冲天。如2006年的北京翰海拍卖会上,他的油画《长江万里图》长卷以3795万元创造了自己的市场纪录。2007年,他的纸本彩墨《交河古城》以4070万元拍出,此价创吴冠中国画价格最高纪录。

2011的北京保利隆重推出“现当代中国艺术夜场——吴冠中重要绘画作品”专场,最终,25件拍品全部成交,1件拍品过亿,14件拍品过千万,总成交额达5亿元,刷新中国现当代艺术的拍卖纪录。

图片 11

其中,吴冠中作品《狮子林》以1亿元落槌,加佣金成交额达1.15亿元,创造了新中国现当代艺术的新纪录和吴冠中个人作品拍卖纪录;《木槿》以6325万元的成交价再次刷新吴冠中油画作品纪录。

2011年,吴冠中的油画《长江万里图》在北京艺融以1.49亿元成交,此作创下他自己油画的新纪录,之后,吴冠中的作品在海内外市场上价格居高不下,动辄数百万元乃至数千万元;2015年,油画《红梅》在保利获价6684万港元,同年《青岛》油画在保利香港以3894万港元成交,如此佳绩实属罕见。

来源:艺术战争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